<blockquote id="eussw"><noscript id="eussw"></noscript></blockquote>
  • <button id="eussw"></button>
    <u id="eussw"></u>
  •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新民說 盛世的黃昏:乾?。?736—1757) 陳文嘉 著
    读懂乾隆史,也就读懂了近代中国
    ISBN: 9787559805447

    出版時間:2018-07-01

    定  價:40.00

    責  編:徐婷 梁桂芳
    所屬板塊: 社科学术出版

    圖書分類: 中国史

    讀者對象: 大众读者、历史研究者

    上架建議: 通俗历史
    裝幀: 平装

    開本: 32

    字數: 203 (千字)

    頁數: 260
    紙質書購買: 天貓 當當
    圖書簡介

    這一本別具一格的乾隆史,輕松、幽默且發人深省。作者挖掘《清高宗實錄》《清史稿》清宮檔案等史料,正文部分選取乾隆登基以來至1758年發生在乾隆帝國的22件重大事件進行抽絲剝繭般的還原,包括防堵非議皇室言論、打擊朋黨、炮制文字獄、捉拿傳教士、廢科舉、海禁鎖國、整頓吏治等。附錄部分則結合時下熱點,選取乾隆朝的14個事例,例如北京房價、冤案平反、女性平權、難民處理、考試舞弊、出軌離婚等,暢談乾隆朝的社會百態。

    通過這些生動的事例,作者帶領我們重回歷史現場,親身感受乾隆帝在政治、軍事、文化、社會治理等方面的雷霆手段,立體感知乾隆的帝王生涯輪廓及他治下的官場與民間百態。

    作者簡介

    陳文嘉,生于1988年,湖南人,中山大學歷史系碩士。在紙媒與網媒負責歷史閱讀撰寫和推廣多年,現在騰訊文化擔任歷史頻道編輯,負責“清史觀”、“知道明清史”等欄目以及公號“彰考局”的運營。

    圖書目錄

    序 大清有病,老天無藥

    為先帝辟謠

    短暫的言論春天

    皇太子之死

    被話術肢解的“特權”

    受賄案中案

    山西巡撫療毒記

    治洪的利益算計

    朝廷的面子

    科舉存廢之爭

    家奴弒官疑云

    傳教士之死

    盛世“叛逆”

    官場大地震

    軍事“游戲”

    王朝的棄民

    反對乾隆帝

    荒唐的“謀反”

    自家人的威脅

    滿洲詩案

    有限文字獄

    讓死罪脫罪

    高官私藏禁書案

    附錄

    澳門“炮決”

    讓婦女出頭

    乾隆版難民解決方案

    “通奸罪”怎么判

    娶妻以“二婚”為良

    大受歡迎的舞弊利器

    官員上訪特權

    乾隆帝賺了多少錢

    乾隆帝怎么花錢

    三藩叛亂,讓康熙帝焦慮的兩件事

    高官悔過學

    平冤之難

    清代北京的房價

    “貳臣”洪承疇的長沙印跡

    序言/前言/后記

    大清有病,老天無藥

    騰訊《大家》主編賈嘉

    拿到陳文嘉《盛世的黃昏》的成稿時,第一個念頭是,感謝出版社,沒有被當下自媒體世界的浮夸之風影響,給書起個類似“乾隆王朝大案要案實錄”那樣的俗名。雖然這部作品,曾經在網絡選載時贏得了巨大的點擊量與人氣,但它是一部經過嚴密考證的嚴肅歷史作品,作者以外科醫生般的刀功,為讀者一刀刀剖開盛世的華麗包裝,展示出一個個橫切面里秘而不宣的細致紋路。

    本書雖然取材于乾隆盛世,但與一些以乾隆帝生平或人物為主線的作品不同,作者并未著重描寫這位在民間傳說中頗具魅力的帝王在文治武功上的得失成敗,而是截取了發生在乾隆年間的一些重要事件,包括反貪、民變、科考、謀殺,以及文字獄等,以此來展示王朝治理中無處不在的矛盾、妥協與血腥味。

    在中國王朝更迭的幾千年歷史中,夠資格被稱為“盛世”的朝代屈指可數,基本取得共識的,只有三個:漢代文景之治開始到武帝昭宣,唐代貞觀之治到開元盛世,清代康雍乾三朝締造的康乾盛世。比起前兩個,康乾盛世因為時間上更接近當下,無論是官方檔案還是私人筆記,史料無疑更為完備,所以,作為后世的研究者,我們更容易揭開經過粉飾的帝王起居注,通過資料的對比查證,直達歷史現場。

    陳文嘉先生在騰訊網文化頻道就職期間,我有幸作為他的同事,見證過他在眾聲喧嘩的時代中對內容價值的堅守。他獨立運營的微信號“彰考局”,其名源自“彰往考來”,這個詞源自《易經·系辭·下》,原文為“彰往而察來,而微顯闡幽”。

    第一個將“彰考”作為志向的人,是日本歷史學家、水戶藩第二代藩主德川光圀。1657年,他在江戶開設“彰考館”編撰日本歷史,一時學者云集,“水戶學”學派由此而起。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德川光圀是德川幕府的血緣近親,但他在編撰《大日本史》時,其價值取向卻是結合了中國儒家思想的尊皇與大一統觀念。而正是水戶學的傳播,讓“尊攘”在幕末亂世漸漸深入人心,為黑船來航前后的日本變革提供了重要的思想資源,間接促成了幕府的垮臺和明治維新的成功。

    “彰考館”建立的1657年,中國剛剛進入清王朝統治的時代。又過了一百年后,在1757年(乾隆二十二年)的大清王朝,47歲的乾隆帝正在借所謂“高官私藏禁書案”打擊漢官集團。此時,雖然距離著名的馬戛爾尼使團來華事件還有三十余年,但盛年的皇帝的人生格局,已經被二十多年的官場爭斗與權術制衡磨去了所有想象力。同時,言官們已經不會再被所謂“納言的誠意”所欺騙,揣摩圣意成為一門最沒有價值卻最有用途的學問;用來選拔帝國人才的科舉制度積弊深厚,但在一場激烈的爭論之后,維持原狀的“不折騰”成了唯一的選項,因為科舉雖敗壞,但無可替代……

    今天有個詞叫做“大公司病”,當一家公司在運作上開始科層制官僚化,那么創新會在不斷的會議、匯報、揣摩、應付中被漸漸扼殺。而對于清帝國來說,“大帝國病”的癥狀,在乾隆盛世已經根深蒂固。雖然它的覆滅有后來的外患因素,但細讀過那段歷史之后,不難發現,即使沒有外敵入侵,清帝國遲早也會走向末途:當集權制度發展至頂峰時,層出不窮的權術與內斗不但毫無解決可能,而且積重難返。于是,我們看到的圖景是:清帝國這部老舊的國家機器,在歷史的泥潭中原地打轉,不但不能開辟出新的道路,還在壓制著可能泛出水面的每一朵浪花。最可怕的是,所有逃離這部機器的人,如果想要回到它的領域,面臨的命運只有無情絞殺。唯一一件“幸運”的事,便是“有福之人”乾隆帝直到壽終正寢,仍然能做著如日中天的美夢,卻把一個爛攤子留給了繼任的嘉慶帝。

    “大案小案被捂住,幾經美化,便成了康乾盛世”;所謂的“山河社稷襖,乾坤地理裙”,打開箱子之后,不過是“破爛溜丟一口鐘”。

    致敬所有打開箱子的人。

    媒體評論

    近代中國之落后于世界,鴉片戰爭之發生,原因可以追溯到乾隆朝的封閉與傲慢。陳文嘉兄將他講述乾隆時代的新書定名為“盛世的黃昏”,是恰如其分的。作品扯開了“乾隆盛世”這件“華美的袍子”,讓讀者看到里面“爬滿了虱子”?!獨v史研究者 吳鉤

    這是一本頗有意思的乾隆通俗史,陳文嘉選取的事例非常典型,言之有物,言之有據,很生動地刻畫出了乾隆的帝王成長軌跡及眾多權貴、官員和小人物的命運,讀起來毫不費力?!骷?賈志剛

    《盛世的黃昏》里的每一個故事,都是真實發生的歷史事件,它們就像一面面鏡子,映照著我們的過去,影響著我們對歷史的反思與對當下及未來步伐的校正?!v訊網文化中心原總監張英

    編輯推薦

    1.角度獨特,形式新穎。乾隆帝是一個很有爭議性的皇帝,而且在位時間非常長,他的王朝對此后中國的命運走勢非常關鍵。市面上關于乾隆帝的書不少,但要不是篇幅太宏大,就是學術深度太高。本書的作者畢業于中山大學歷史系,在騰訊、搜狐的歷史頻道擔任運營負責人,他選取1735-1757年乾隆帝登基以來的每年一件經典事件進行論述,史料則完全來自《清史稿》《清宮檔案》《清高宗實錄》等原始史料,試圖用盡可能輕松的語言來還原乾隆帝這個人物和他的王朝統治情況。

    2.作者文筆不錯,閱讀體驗較好。內容發表在騰訊“清朝往事”欄目中,反應良好。篇篇都破10W+,其中還有幾篇文章20W+。

    精彩預覽

    山西巡撫療毒記

    若言及乾隆朝反腐,乾隆六年(1741 年)發生的事很難繞開。這一年,乾隆朝第一個一品大員落馬,兵部尚書鄂善因受賄被勒令自盡。而發生在山西的腐敗案,則留下了更為豐富的橋段。

    案件要角是山西二品大員布政使薩哈諒、學政喀爾欽,他們因受賄獲罪?;实垭S后勒令徹底整頓吏治,結果山西官場大批官員落馬。徹查弊案的是上任不到一年的山西巡撫喀爾吉善,皇帝給他兩年時間整頓。其間,他做得最多的事是彈劾屬下、調整人事。一年之后,因為如數完贓,薩哈諒的命被保住。而喀爾吉善在成效未知的情況下被匆匆調離。

    但事情并未到此為止,由于涉案高官均是滿人,朝廷內部彌漫著滿人是否能夠勝任地方大員的質疑。一件弊案上升到滿漢之爭,那就嚴重了。

    不尋常的官員離職潮

    喀爾吉善做山西巡撫屬首次外任,乾隆五年閏六月十二日之前,這名鑲藍旗后人已任京官二十多年,官至戶部侍郎。外放任封疆大吏,屬朝廷的任官成例。而接替已在任14 年的巡撫覺羅石麟,可視作皇帝重新布局山西人事的一環。事實上,皇帝早已發現石麟謊報省情,而分管民政的布政使胡瀛病入膏肓,調整就有了契機。所以,早前三個月,乾隆帝將四川布政使高山調任山西布政使,更早前的乾隆二年,薩哈諒由廣東布政使降一級調任山西按察使。

    于是,雍正時期山西的舊領導班子,整個兒都換了。相比另兩名要員,喀爾吉善到任最晚,施政卻最猛。到任第二個月即發現歸化城(今呼和浩特)同知春品爾虧空庫糧、勒索商人,兩個月后,又將太原府興縣知縣陳廷燦撤職——后者審理一起賭博命案時被受賄的仵作蒙蔽,致使兇犯逍遙法外。

    乾隆帝看到這些奏報作何反應不得而知,他手上還有幾份來自山西的請辭單,請辭時間與查辦節奏微妙合拍。

    歸化城同知春品爾案發一個月后,鳳臺知縣羅著藻自陳“氣血益衰”“耳沉怔忡”“兩目視而不見”,請辭回昆明老家休息。陳廷燦被撤當天,石樓縣署(代)知縣陳元梁亦自稱年老體衰,遞交辭呈,病由竟亦與羅著藻一致:“怔忡復發,服藥罔效?!笔率巳?,52 歲的萬泉縣知縣門迺路請求辭官回家照顧老母親。十月二十日,新任布政使高山的父親病故。十一月十一日,廣靈縣知縣韓銓“狂血病癥”復發。十二月初七,太原府知府吳謙鋕母親去世。十二月十三日,洪洞縣知縣余世堂“忽患便血病癥”,“精神疲敝,心思恍惚”。他們請求辭官,皆獲準。

    這樣,三個月內七名官員離職,加上此前落馬之數,半年來山西至少出現九個官缺。而他們的離職理由,盡管經上級“驗看”屬實,也難保不是嗅到風向變化后的自保行為。

    喀爾吉善并沒有意識到這些異動,亦全然未覺一股舉報新任布政使薩哈諒、學政喀爾欽的暗流正涌向御前。乾隆六年二月二十六日,當喀爾吉善請求皇帝賜頂戴花翎時,皇帝告訴他:“朕聞得布政使薩哈諒操守不清,學政喀爾欽取錄不公……汝為巡撫。何置之不聞耶!”乾隆帝的嚴厲訓辭正式拉開了整肅山西官場的帷幕,而那些主動辭官的人,明智地將自己置身于事外。

    命題作文

    如以往數次先發制人打擊官僚那樣,誰都不知道皇帝的線索從何而來,薩哈諒與喀爾欽的問題也是突然被交到喀爾吉善手里。

    從山西省會太原府至北京城,走驛路只有五百多公里,快馬加鞭,兩天可至??柤平拥街I旨后的最大任務,就是如何將“操守不清、取錄不公”的籠統描述具體化。他查得很快,趕在皇帝派遣欽差吏部右侍郎楊嗣璟之前,就將學政喀爾欽的初查結果上報。

    案情大體不出皇帝所料,喀爾吉善在乾隆六年三月初二的題本上說,喀爾欽在乾隆五年分別給長治縣武舉童生馬建烈、清源縣武舉高連、鳳臺縣武舉童生李某以及汾陽縣童生卞某冒用他人姓名入學開方便之門,共得賄賂1200 多兩。另有皇帝所不知道的是,喀爾欽與仆人合作買賣他人妻子,或為己用,或轉賣他人。巡撫憤怒地斥責他“縱仆營私,違禁漁色,寡廉鮮恥,玷職負恩,莫此為甚”。

    五天之后,薩哈諒的初審結果更富條理地擺在御前??柤茥l陳六大罪狀,參奏薩哈諒貪污稅銀7000 余兩,縱容仆人多次敲詐勒索屬官,又借用蒲州府知府趙某一頭花騾子不還。更讓人驚訝的是,薩哈諒對仆人賈某與兩男子在家中先后“相互淫污”之事懵然不知。這些“實情”均是喀爾吉善在二月二十六日至三月初七之間上報的,扣去四天的來回時間,他最多用五天就審完了兩件案子,還與皇帝預判的案情十分吻合,效率奇高?;实墼跉J差楊嗣璟趕赴山西當天,公開發布上諭稱“山西布政使薩哈諒、學政喀爾欽穢跡昭彰,贓私累累”“實朕夢想之所不到”,認定二人的貪污行徑。楊嗣璟雖被勒令“嚴審”,但也只需在此基礎上再審出詳細案情即可??柤苿t面臨失察的處分。

    通常情況下,地方在任日久的督撫在遇到要案之時,先會自審,趕在皇帝關注之前把案情劇烈程度降至最低,皇帝若后知后覺,就能減輕處分??柤频牡姑怪幵谟?,皇帝比他更早知道了薩哈諒的貪腐劣跡,他沒有機會大事化小,好在皇帝認可了他的審判,他也沒有必要瞞騙。因此,面對代表皇權的欽差楊嗣璟,薩哈諒即便有冤情,翻案成功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不過,薩哈諒還是試圖努力自辯,對于7000 余兩的貪污稅銀指控,他只承認1600 余兩。而仆人勒索屬官錢財、伙食費之事,他一概表示受了蒙騙。他說,仆人告訴他,這些銀兩“原說是情愿送的”,“犯官教他們分用,并吩咐他們不許勒索。誰知他們竟是扣留的,如今審出才知,這是犯官的罪,犯官并未入己”。這與仆人關于他“知情”的口供相沖突。至于借用蒲州府知府花騾子不還,薩哈諒只說原來是讓他幫自己買的,并非無故扣押下屬財物。

    這些指控,薩哈諒均予以否認,他只承認仆人與兩男子在家中淫污,這是“失察之罪,實不敢辯”。但要命的是,薩哈諒的自辯僅有口供,拿不出任何能自證清白的物證,唯稅收文書支持了贓銀1600 余兩的陳述,但顯難改變貪污事實。所謂“乘勢嚇詐”屬員、霸奪財物,均只依多名證人的口供就被證實。

    乾隆六年七月,刑部作出裁決,初參罪名全部成立,議以“監守自盜罪”且“侵盜錢糧1000 兩以上擬斬監候”律論?;实凼⑴?,罵薩哈諒“尤屬巧詐”,似對其自辯的回應,但在拒絕大臣絞立決的提議后,擬斬立決,解部關押,秋后問斬,又似在預留余地。至于學政喀爾欽,早在乾隆六年五月即已決定,按雍正時“俞鴻圖案”例處置,“押解來京正法”。

    山西省領導班子里,新任巡撫喀爾吉善在此案中的結局最好,此前因失察被議革職,皇帝以其到任不久,“寬之”,未受任何處罰,山西吏治的爛攤子還需他收拾,皇帝亦寄予厚望:“但自今以后,晉省吏治,全問之于汝,二三年后,若無起色,汝其慎之?!?p/>

    四天五名官員的落馬速度

    皇帝對薩哈諒作出最終處罰之前,山西弊案已經上諭傳布帝國官場。作為反面教材,它被用來訓斥監察體系的失靈,用來鼓勵官員查辦浙江巡撫營私受賄案。而在江南水利辦理情況的奏折上,它又是皇帝信手拈來的絕佳警語,“近布政使薩哈諒、學政喀爾欽皆以貪贓之故,朕將置

    之重典以警其余,汝二人亦宜慎之”。另可借此推動全國性的反腐,監察官員被要求對“各省有關民生利弊之事,俱當留心訪察,一有確據,即指實糾參”。

    壓力最大的顯然是山西巡撫喀爾吉善,薩哈諒事發后,皇帝給該省貼上了“吏治廢弛”的標簽:“山西地方,自石麟為巡撫以來,因循舊習,吏治廢弛……貪黷者常多,廉潔者常少?!本妗把矒峥柤?,毋得徒事文告,而不實心奉行,以致屬員陽奉陰違”。如果一二年后,“朕倘有所聞,當特遣大臣,徹底清查,水落石出,必將大小官員,從重治罪”,“彼時不得謂朕辦理過刻也”。

    可以說,山西省反腐或查辦官員的成績如何直接關系到諭旨的執行力度??柤频拇_很努力,但皇帝總是不滿足。乾隆六年五月三十日,喀爾吉善參奏平陽府知府章廷圭不法?;实叟猓骸安惶卮艘?,劉士銘聲名亦平常,汝知之乎?總之晉省吏治廢弛已極!”六天后的六月初五,喀爾吉善再往前一步,四天內一口氣查出五名知府或知州有問題,效率再創新高。月底,他匯報到任成績時,稱“到任以來嚴查地方陋規,凡有玷官方,有累民生者,搜剔禁革”?;实蹍s并不買賬,“此非一奏所能了事者也,須實力永遠行之”。

    喀爾吉善繼續查案,所辦官員層級越來越高,也越來越愿冒風險。潞安府知府劉澤民是其親自從忻州知州任內提拔而來,然而喀爾吉善發現,劉澤民任知州期間倒賣稅糧、克扣商人貨價,巧立諸多附加稅,又在一起強奸案中明顯偏袒施暴方,威逼受害方改供,“民以為冤”。不僅如此,劉澤民還送給薩哈諒81 畝良田。

    皇帝立即撤了劉澤民的官。乾隆六年九月,喀爾吉善越戰越勇,舉報三品官、河東鹽運使博啟圖“貪鄙婪索”,后者反擊喀爾吉善誣告?;实叟沙鰵J差審后得知舉報屬實,喀爾吉善立功了。而全國同僚也在幫山西的忙。乾隆六年八月,山西新任布政使呂守曾被查出在浙江任職期間貪污受賄,兩江總督那蘇圖也告訴乾隆帝,山西新任按察使吳龍應在武昌道內克扣庫銀。

    反腐成就四面開花,致使山西官缺十分嚴重。自喀爾吉善到任以來,截至乾隆六年八月,至少有18 名官員落馬,若加上主動辭職的官員,至少有26 名官缺等待補齊。乏人如是,皇帝不得不考慮輕懲官員。

    如澤州知府李肖筠、汾州知府張坦讓,因對喀爾欽弊案負有“防范不嚴”之責,吏部建議革職?;实劭紤]到“山西知府降革者甚多,盡行更換新任之人,恐于風土民情未能熟摺”,再加上喀爾吉善大贊二人“辦事實心、老成歷練,實系知府中杰出之員”,特開“格外之恩”,“革職留任”,戴罪辦事。

    在乾隆六年五月發給喀爾吉善的朱批上,乾隆帝只給他兩三年的時間整肅吏治。隨著七月薩哈諒案結,喀爾吉善的反腐動作亦變得不那么激烈,九月參奏博啟圖是其最后一戰,接下來一年內,查案已經讓位于頻繁的人事調動。

    皇帝對此較為滿意,乾隆七年九月他收到一份喀爾吉善的豐收喜報,遂批示“欣慰覽之”,冬至后可來京“陛見”。然而喀爾吉善沒等到陛見的那一天,當年十二月十四日,他被火速調往安徽擔任巡撫處置賑災事宜,結束了山西兩年膽戰心驚、雞飛狗跳的巡撫任期,吏治整頓成效如何再無人問起。

    漢官的疑問

    山西腐敗為何如此嚴重?貪官的貪腐手法并不特出,勒索屬官、商人,克扣稅糧、庫銀,受賄徇私等都能在其他任何一省找到相應情節。特殊之處或許在于山西的省情。該省處于中原農耕與西北游牧區的分界線上,大清一統,廢長城而不用,但地域上仍有明顯區隔,駐扎塞外震懾蒙古的數十萬清兵及蒙古牧民需要糧食、布匹、食鹽。而山西省境內的歸化城又處于通往塞外的關鍵驛道上,交通便利,漸成塞外乃至整個西北地區的貿易樞紐。著名的“晉商”乃至皇室人員在此經營長途貿易,商業十分繁榮,官員想牟利并不難。山西又是較早實行火耗歸公的省份之一,在當地官場,大量正稅之外的附加稅被用作養廉銀,官員在附加稅之外再加附加稅的手法比其他省份用得更早,積弊更深。薩哈諒被控的罪行之一就是侵奪稅銀,而喀爾吉善上任查辦的第一個官員就來自歸化城。

    讓乾隆帝措意山西吏治的契機并非偶發。事實上,薩哈諒在被舉報之前,皇帝已有拿他問罪的先兆。薩哈諒調任山西按察使,本就是皇帝不滿他在任廣東布政使期間趨奉兩廣總督鄂彌達的結果。但在兩封君臣二人秘密交流的奏折上,薩哈諒矢口否認,且又多次回避這一話題。在一份謝恩折上,他分析調任乃是“因即就近迎養,得以母子相依”,方便照顧老母親的緣故,罔顧皇帝“調汝山西原謂汝趨奉鄂彌達耳”的明確提醒,似乎并不知錯,皇帝甚為惱怒,他指責薩哈諒此舉“甚屬無知!”訓斥他“汝向來取巧之念,全然未改,奈何!奈何!”罵他為“怙惡不悛之小人耳”。薩哈諒遭重責,兩個月后,“順利”出事。從這點上說,山西的薩哈諒弊案可謂兩廣總督鄂彌達案(縱容仆人侵占煤礦)向山西省宦海投出的一顆石子。

    薩哈諒最終沒有被問斬,他撐到了乾隆八年,如數交齊贓款,減免死罪,最終發配邊疆。乾隆一朝再無薩哈諒的官方記錄,可見該案影響不容小覷。由于薩案中被參的高官均是滿人,它引發了漢官對滿人是否勝任地方大員的質疑。

    乾隆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山西人、工科給事中楊二酉奏稱“滿洲用為外任,恐伊等于子民之道多未講習,有失閑檢,頓罹罪,殊為可惜”。

    他認為滿人素質較低,不好再派去外地當官了。作為有滿人血統的皇帝,乾隆的反應可想而知,但他采取發布上諭的方式公開反駁,頗有乃父之風。駁斥主要有這么幾點:

    1. 滿人以前數量少,只夠當京官,現在人才多,就任地方官,

    正好可以學習做官。

    2. 京官也能做好地方官,調其外任,并非為考慮滿人的生計。

    3. 滿人不懂得“子民之道”,漢人也一樣要求幕賓幫忙。

    4. 現在任用的滿人比那些衰老、遲鈍的漢人進士強得多。

    5. 漢人貪官更多,但并不妨礙任用漢人。楊二酉心存滿漢歧視。

    皇帝極盡所能為滿人辯護,但最終承諾,滿人外用前先行考試,文理不通者棄之,即在變相承認的確有些滿人素質不行。這個決定并不容易,要知道,地方總督級的封疆大吏多是滿人擔任。又由此可見,即便在滿人權力最強大的盛世,漢人的優越感仍足以提醒皇帝卑怯的身份意識,觸發“滿漢之爭”。楊二酉沒有受到任何懲處,他的奏折讓皇帝公開討論滿漢差異,再次暴露了帝國內部的滿漢緊張關系,使這起本來極為普通的山西弊案,變得并不普通。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中文字幕乱妇无码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