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eussw"><noscript id="eussw"></noscript></blockquote>
  • <button id="eussw"></button>
    <u id="eussw"></u>
  •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時間的秘密 焦沖 著
    亲密情谊测量出人心隔膜,多重人生折叠出斑斓世情。
    ISBN: 9787559868596

    出版時間:2024-05-01

    定  價:49.00

    責  編:朱筱婷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文集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文学/小说
    裝幀: 平装

    開本: 32

    字數: 260 (千字)

    頁數: 388
    圖書簡介

    《時間的秘密》是作家焦沖的中短篇小說集,收錄其近些年創作的中短篇小說8篇,包括《天燈》《獨立日》等篇。其作品貼近現實,著眼于小人物的日常和悲歡,以鮮活的物質細節與綿密的生活質感取勝,因而血肉豐滿、形象生動。如《吳焦氏》以孫女的目光回顧了奶奶的老年生活,勾勒出一位淳樸、善良、隱忍、堅強但重男輕女的鄉村女性形象……這些作品多數為女性視角,貼近當下的現實生活,側重展現女性在現實生活中的困境和成長,焦沖既寫一個斷片,也大跨度地寫人的一生,為文學園地貢獻了豐富的女性形象。

    作者簡介

    焦沖,80后,河北人,北漂多年。2008年至今在《當代》《人民文學》等期刊發表文字近百萬,著有《男人三十》《微生活》《沒事就好》《原生家庭》等作品。曾獲“紫金?人民文學之星”長篇小說佳作獎等獎項。

    圖書目錄

    1 密友

    ? 43 道德困境

    ? 95 夢的解析

    143 安妮與周艷

    189 獨立日

    235 夜間飛行

    277 天燈

    335 吳焦氏

    序言/前言/后記

    編輯推薦

    實力派作家焦沖中短篇代表作結集——人與人的狹路相逢在焦沖筆下凡俗而真誠,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犀利的描摹下,又有體恤與包容,讓他的小說極具可讀性,并且后勁十足。

    精彩預覽

    從北京四惠長途汽車站乘坐一個多小時的大巴便能抵達老家縣城。饒是如此方便,我也沒有經?;丶?,只在法定長假和小長假和我哥一起回,有時他會帶上女朋友。離婚后半年多,實在無法再瞞下去,我先告訴了父母,沒過多久,親戚們差不多都知道了。奇怪的是并沒有人催我再婚或是張羅對象讓我回老家相親,這讓我感到納悶。后來有一次和媽媽聊天,才獲知我大姑、二姑等人都曾要給我介紹對象,卻被我奶奶攔下了,她說小玲現在過得挺好,她要想找對象早找了,在外面見的男人肯定不少,還用得著你們?再說,你們介紹的那些男人肯定配不上她,讓她自己找吧。難怪奶奶從來不問我離婚和再婚的事,就像并不知道我恢復了單身似的。每次回家她只問我工作累不累,過得開心不開心,且非那種籠統的詢問,是真正出于關心,比如一些不懂的名詞和事物,她會讓我給她解釋清楚,并竭盡所能去理解和想象外面的世界,次數多了,她好像多少弄清楚了我的工作是怎么回事,總結道,看來還是跟人打交道,難怪嘴皮子比以前厲害多了,你覺得舒心就行,別管別人怎么說。

    說這話的時節,奶奶已開始在我家和二媽家輪住,三個月換一次。她的身體逐漸出現各種問題,高血壓,高血脂,雖然吃著藥,也經常頭暈、手腳麻木,走路越來越慢,顫顫巍巍,似乎下一秒就會摔倒,后來不得不拄上拐杖。晚輩們都擔心她一個人在老宅里住會出事,便勸她在兩個兒子家輪住,可她一開始并不同意,只說到了冬天再議。那個夏天,我堂哥終于找到對象,且議定等到秋后天涼了辦婚禮,那女孩也在縣城工作,她希望堂哥在縣城買套兩居室。堂哥沒有固定工作,開出租不過是私下里拉活兒,也就是所謂的黑出租,因此無法從銀行貸到房款,只能四處借錢。二伯和二媽從各自的親戚那里東挪西湊了一部分,加上積蓄,剛剛夠。買了房就要裝修,再加上置辦家電等也需要幾萬塊,再想從親戚們那“搜刮”顯然不太可能—憑什么讓人家為了你兒子結婚勒緊褲腰帶過日子?這時奶奶發了話,她同意輪住,好將老宅賣掉,以便解堂哥的燃眉之急。老房子不值錢,值錢的是宅基地和院子,加之位置不錯,因此很快被村里一對年過半百的夫妻買下了,他們的兩個兒子都已結婚,急需一套房子安身養老。堂哥靠著這兩萬多塊錢裝修了新房,娶上了媳婦。后來我哥跟我說,奶奶曾讓他不要計較,說他比堂哥賺錢多,且不著急結婚,讓他別怨她。

    奶奶不想輪住主要是不想看別人的臉色,兒子不管怎么樣都是自己的,怎么著都可以,主要是兒媳婦,更準確地說是擔心二媽不待見她,畢竟這對婆媳失和多年,早年間甚至大吵大鬧撕破了臉,后來雖然有所緩和,卻始終貌合神離。但事已至此,她只得搬了,先搬去了我家,三個月后又搬去了二媽家,就這樣輪換著住了兩年多,最終在二媽家去世。不管她住在誰家,都是一個人住著大房間,可她的氣場似乎撐不起如此寬闊的空間,她一動不動地坐在炕沿,仿佛舞臺角落里的道具,她僅有的貼身之物也放在旁邊,比如被褥衣服等,她和它們融合在一起,組成一個屬于她自己的小旮旯,她不想或是沒有能力去占據更多的空間,只在需要出去的時候才走動走動,更多的時候她只是看著房子的主人們(舞臺的主演們)在這里行動自如,說說笑笑,而她根本插不上話,這時她又從道具變成了觀眾。

    晚輩們對她都不錯,把她照顧得挺好:她喜歡吃軟的就給她蒸饅頭,做面條,用高壓鍋燉肉燉魚,連魚刺都是軟爛的,在她生日時,我哥還給她買生日蛋糕;她怕冷,就讓她睡在熱炕頭,挨著暖氣片,不燒炕時就給她插上電褥子;她愛看戲曲節目,她房間的電視機便基本定格在央視戲曲頻道。我回家時若是趕上她剛好住在二媽家,自然會去看她,她會跟我說最近有誰來看過她,給她買了什么,若是二媽不在旁邊,她會跟我說二媽一些含沙射影的言行,她懷疑那是針對她的。我當然不能附和她,即便真是如此,我也讓她裝糊涂,她說她知道,她什么都沒說,只是跟我嘮叨嘮叨。其實,就算是我媽,她對奶奶好也只是盡一份孝道和義務,或是單純覺得奶奶是長輩,理應尊重,婆媳關系再好,也始終存有天然的隔閡,不可能如同真正的母女那般親密無間。

    奶奶后來便不再抱怨,反而說起了二媽的好,那時她已行動不便,吃喝拉撒雖然還能勉強自理,但其他事基本干不了了,甚至連梳頭都因為胳膊抬不起來而做不來。二媽把她伺候得很好,不僅為她梳頭、洗頭,天氣熱了以后還給她洗澡,使得奶奶的身上不至于有汗味。奶奶生命中的最后兩個多月是在炕上度過的,我媽和二媽輪流伺候她,她雖然癱瘓,腦子卻清醒,話也說得利索,只是氣力比以前小了許多。我媽跟我說,每當她和二媽為奶奶翻身、擦身時,奶奶的眼睛里都會充滿感激,還有一絲無奈。她對我媽說,不會麻煩你們太久了,三媳婦啊。我媽自然也知道奶奶的大限將至,但還是寬慰她,讓她不要多想。在奶奶去世之前一個多月時我回了一次家,那是我最后一次見到清醒的她,后來再次看見她時,她已被穿戴好停在了門板上,只剩一口氣遲遲未咽。那次她還能吃東西,我帶了她愛吃的糕點,喂她,她只吃了一口就不再吃了,我讓她多吃點,她說,吃得多拉得多,又得麻煩。我說,沒事兒。她閉起嘴巴,盯著我,像是有許多話要講,又像什么都不說也沒有關系。她的眼睛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她正在痛苦的煎熬中等待死亡的最終降臨,等待她的將是無盡的黑暗和虛無。她的人生已經謝幕,只剩最后一個儀式,不僅她,就連我們這些至親其實也在暗暗等待那一天的到來,因為現在的狀況對于她和我們而言都是一種折磨。

    半個多小時后,大巴駛出北京城區,高樓大廈和各種建筑逐漸消失,高速公路兩邊皆為田野,秋收早已完成,空曠的野地在陽光的籠罩下顯得稀薄、輕盈,泛著憂郁的光輝,周遭一派非同尋常的靜謐。接到我哥的電話時我并不感到意外,因為幾天前和家里通話時得知奶奶已米水不進,即將進入彌留狀態。我和我哥坐在一起,他閉著眼睛,也許睡著了,不知是否夢見了奶奶。到站后,堂哥已在那里等著,于是三人直奔老家。親人們都在二媽家,奶奶整個人被套在壽衣中,顯得干癟、無助,假牙已被摘去,嘴角塌陷,嘴唇幾乎消失不見,兩只眼睛尚睜著,暗淡無光,猶如剝了皮后放置許久的葡萄粒,無法逆轉的結局籠罩著她的臉。我們幾個在她耳邊大聲喊了兩句,她的嘴唇動了動。我們到家時大概是下午四點,直到晚上九點奶奶才停止呼吸。她在這世上活了八十六年,按照習俗,天一歲,地一歲,因此命紙(類似訃告)上寫的是八十八歲,爺爺走了之后,她又活了七年。

    次日夜里守靈,我和我哥、堂哥、堂姐四個被安排在上半夜。吃過晚飯,我們便來到靈棚里坐著,不時燒紙添油。不一會兒,堂姐才過兩周歲的兒子被姐夫抱了過來,這是老二,老大是女兒,六歲了,在家和她奶奶待著,這個小的離不開媽,就把他帶來了。姐夫將孩子放到堂姐腿上說,你哄吧,一個勁兒鬧,非要找你。堂姐拍了兒子的屁股兩下,嚇唬道,你想干啥?你再鬧,大馬猴抓走你。孩子沒有被嚇到,但噤了聲,扎進他媽懷里撒嬌。我哥對我說,小娟剛才那表情,那口吻,就連那句話都跟小時候奶奶嚇唬你時差不多。堂姐笑道,那時候咱們賴著不走,奶奶還愛嚇唬咱們,說日頭沒紅眼過,讓咱們家去。我哥說,上次公司組織出去玩,晚上分組生火烤羊腿,我很快就把火點著生旺了,其他組一直冒煙,有個同事問我怎么弄,我就叫他支起柴,留有空隙,隨口說,火心要空人心要公,話一出口我才想起那還是小時候我幫奶奶燒火,她告訴我的。堂姐道,到現在我熬粥都要放堿面,干活戴套袖,都是受奶奶的影響。堂哥道,還說呢,有一次我拉活,見一個老太太摔倒了,本不想扶的,怕她訛上我,后來還是扶了,就因為她長得和奶奶有幾分像。我哥說,奶奶雖然死了,可她活在我們每個人身上。堂姐道,呸,這話說的,就好像奶奶的鬼魂要附身了。

    我們幾個便笑,我明白我哥的意思,他是說奶奶的一些習慣早已注入了我們的日常,某些不經意的瞬間,她就會被記起。對我而言又何嘗不是這樣呢?比如我的那次婚姻,我覺得換一個城里長大的女孩也許就能和我的前夫過到一塊,能夠忍受甚至推崇他媽的做派,因為她所崇尚的“生活要有儀式感,要為自己而活”正是目前大多數人追求和信奉的,他們一方面要盡量滿足私欲,一方面要活得體面、光鮮,這是給外人看的;他們既要金錢和物質,又要虛榮和面子??晌夷棠棠且淮瞬皇沁@樣的,那個時代的人不會刻意追求財富,并不以金錢為標準來衡量生活,在他們看來,人應該將貧窮置之度外,靠自身的天賦和努力而活著,對那些不勞而獲、以享樂為人生目標的人表示深深的鄙視和淡淡的羨慕;要自尊自愛,不要靠恭維和諂媚他人而生存,他們為此感到羞恥。在他們看來,人生就是生老病死,就是天氣、食物、情感和生命,一代又一代……當生命走到盡頭,會有一種收獲和豐饒感。

    經過一系列程序,終于到了出殯的吉時。墓地在村北的二道渠旁邊,我爺爺也埋在那里。

    隊伍猶如一條白色巨蟒,緩緩前進。墓穴上午已由挖掘機挖好,到達后,吊車提起棺材,徐徐落進方方正正的坑中。眾人行禮,奶奶的三個兒子各填了一鐵鍬土后,便由他人代勞。一座新墳很快落成,花圈蓋住墳頭。人們脫掉孝服,按照風俗,翻過來,疊好。其他人紛紛回去,只剩我們這些至親還站在那兒。這時,我爸指著墓碑道,名字怎么刻錯了,二哥,你找的哪個人?我們上前查看,只見墓碑右邊有一行新刻上去的銘文,本來應該是“焦吳氏”結果刻成了“吳焦氏”。我二伯說,我找的就是上次給咱爸刻字的那人啊,我都讓小川(我堂哥)把要刻的字發到他手機上了,怎么還弄錯了?我爸說,他準是讓他兒子來的,趕緊打電話問問。二伯讓堂哥打電話,這時我哥阻止道,算了。我爸道,不能算。我哥道,這要改的話,肯定把墓碑弄得很亂,我奶奶本來就姓吳,跟著我爺姓了這么多年焦,臨了就讓她回歸本姓也沒什么。我爸道,可她到底是老焦家的人,讓人看見像什么話。我二姑道,誰吃飽了撐的來瞅這個?我哥道,沒有我奶,就沒有咱們,是她養活了一大家子人,我看咱們都跟著姓吳也不過分。我爸道,胡說八道。我大伯道,算了,反正都是那仨字,順序差了而已。大伯發了話,我爸不再言語,算是默認。一陣秋風吹來,黃葉紛紛落下,當我們轉身,眼前是一片露頭不久的秋麥,半黃半綠,柔嫩中透著堅韌,在夕照中呈現出蓬勃的生機。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中文字幕乱妇无码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