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eussw"><noscript id="eussw"></noscript></blockquote>
  • <button id="eussw"></button>
    <u id="eussw"></u>
  •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紅紗燈 琦君 著
    请你和孩子一同踏入琦君的世界,与她一起在昏黄的暖光中,来一场心灵的会晤。
    ISBN: 9787559863508

    出版時間:2024-05-01

    定  價:45.00

    責  編:朱筱婷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名家作品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文学/名家作品
    裝幀: 平装

    開本: 32

    字數: 150 (千字)

    頁數: 300
    圖書簡介

    《紅紗燈》是臺灣散文名家琦君的散文代表作,收錄琦君的經典散文30余篇。琦君用生動形象、文采飛揚的文字將民俗風物與親情家教融為一體,生動講述了難以忘懷的過往云煙,將無法割舍的血緣與情感、歡樂與哀傷,投射在溫暖的一字字、一句句中。其中,回憶童年風俗的《紅紗燈》以外公親手糊制的紅紗燈引出鄉下新年燈會上的一場奇遇;凝縮了家族史的《髻》以發髻樣式對比與變化記敘父親、母親和姨娘一生的情感轉折與演變……《紅紗燈》在散文中凝縮時代巨變、家族盛衰,于情感轉折與愛恨消長中講述女性的一生以及舊時風物,充滿了真、善、美。

    作者簡介

    琦君(1917—2006),本名潘希珍,出生于浙江永嘉縣。臺灣當代作家,以撰寫散文開始她的創作生涯。著有《橘子紅了》《水是故鄉甜》《三更有夢書當枕》《文與情》《讀書與生活》《賣牛記》等小說集、散文集及兒童文學作品數十種。

    圖書目錄

    第一輯

    貼照片………3

    第一雙高跟鞋………8

    孩子快長大………13

    母親那個時代………18

    惆悵話養貓………22

    母親的偏方………30

    心中愛犬………37

    髻………42

    山中小住………50

    賞花?做花?寫花………62

    孩子慢慢長………66

    下雨天,真好………70

    紅紗燈………79

    克姑媽的煩惱………93

    病中致兒書………97

    病中雜記………114

    算 盤………122

    故鄉的江心寺………128

    憶姑蘇………132

    南湖煙雨………138

    西湖憶舊………141

    金門行………158

    第二輯

    茶與同情………169

    翡翠的心………173

    哀樂中年………178

    談含蓄………183

    求其放心………187

    溫柔敦厚………190

    白 發………194

    女性與詞………199

    游戲人間………204

    無言之美………209

    順乎自然………214

    愛的教育………219

    心照不宣………224

    詩人的心………230

    春回大地………235

    第三輯

    靈感的培養……241

    中國歷代婦女與文學……247

    介紹韓國作家孫素姬女士……267

    《印度古今女杰傳》讀后………273

    糜著《詩經欣賞與研究》跋………279

    序言/前言/后記

    前言

    在我的記憶中,一直懸掛著一盞古樸的紅紗燈,那是外祖父親手為我糊制的。在風雪漫天的冬夜,我的手緊緊捏在老人暖烘烘的手掌心里,一把沉甸甸的大紙傘遮著我。我們踩著粉紅色的光暈,在厚厚的雪地里一步步前行。雪花飄在臉上、項頸里,卻一點不覺得冷,這一段情景歷歷如在目前。數十年的生活經歷,也似被凝縮在溫馨的燈暈里。無論當年是哀傷或歡樂,如今都化作一份力量,使我感奮。我并不是一味沉浸在回憶中,不能忘情舊事,而是拂不去的舊事,給予我更多的信心與毅力。所以盡管“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我卻不做“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的嘆息。因為那盞紅紗燈,象征著一份扎扎實實的希望,引我邁步向前。這就是我何以用“紅紗燈”作書名的理由。

    這本集子的第一部分,仍是點點滴滴的生活雜感。我十分珍惜它們,是因為年光流逝,畢竟不會再回頭了。第二部分來自以前受文友文漪姐之囑,為她主編的《婦友月刊》,在一年半中所寫的二十篇短文。那是我平日讀書寫作之余,心靈深處的些微感受與領悟,提出來與朋友共討論。當時曾輯為小冊,頗得朋友的謬譽與青年讀者的愛好?,F在重加增刪,改寫為十五篇,作為本書的第二輯。最后一部分則是個人的讀書心得,附為第三輯以就正于高明。

    由于三民書局劉董事長的再三催促,我不得不在揮汗如雨的溽暑中,將本書整理付印,使我再有一次機會與讀者諸君做心靈的晤談,內心感到萬分的欣慰,也附帶在此致謝。

    編輯推薦

    1.琦君,“臺灣文壇上閃亮的恒星”,與林清玄齊名的著名散文家。

    其作品常被選入中學課本,并被譯為韓、日、英文等,蜚聲海內外。

    2.在心靈的茶棚里,讓我們無拘無束、悠閑自在地縱談古今。

    記憶中一盞古樸的紅紗燈,那是扎扎實實的希望暖光,柔柔溫暖中淡淡苦澀,那是心心念念的鄉愁氤氳。生命歷程中的點滴,似乎都被記憶里古樸的紅紗燈,凝縮在溫馨的燈暈中。

    年光流逝中,你是否也有難以忘懷的故人舊事以及密密匝匝縈繞于心的過往點滴?

    請你和孩子一同踏入琦君的世界,與她一起在昏黃的暖光中,來一場心靈的會晤。

    3. “眼前一笑皆知己,舉座全無礙目人”

    名家琦君散文經典結集再現,呈遞屬于時代的文字之美。

    精彩預覽

    母親年輕的時候,一把青絲梳一條又粗又長的辮子,白天盤成一個螺絲似的尖髻兒,高高地翹起在后腦,晚上就放下來掛在背后。我睡覺時挨著母親的肩膀,手指頭繞著她的長發梢玩兒,雙妹牌生發油的香氣混合油垢味直熏我的鼻子。有點兒難聞,卻有一份母親陪伴著我的安全感,我就呼呼地睡著了。

    每年的七月初七,母親才痛痛快快地洗一次頭。鄉下人的規矩,平常日子可不能洗頭。如洗了頭,臟水流到陰間,閻王要把它儲存起來,等你死以后去喝,只有七月初七洗的頭,臟水才流向東海去。所以一到七月初七,家家戶戶的女人都要有一大半天披頭散發。有的女人披著頭發美得跟葡萄仙子一樣,有的卻像丑八怪。比如我的五叔婆吧,她既矮小又干癟,頭發掉了一大半,卻用墨炭畫出一個四四方方的額角,又把樹皮似的頭頂全抹黑了。洗過頭以后,墨炭全沒有了,亮著半個光禿禿的頭頂,只剩后腦勺一小撮頭發,飄在背上,在廚房里搖來晃去幫我母親做飯,我連看都不敢沖她看一眼??墒悄赣H烏油油的柔發卻像一匹緞子似的垂在肩頭,微風吹來,一根根短發不時拂著她白嫩的面頰。她瞇起眼睛,用手背攏一下,一會兒又飄過來了。她是近視眼,瞇縫眼兒的時候格外俏麗。我心里在想,如果爸爸在家,看見媽媽這一頭烏亮的好發,一定會上街買一對亮晶晶的水鉆發夾給她,要她戴上。媽媽一定是戴了一會兒就不好意思地摘下來。那么這一對水鉆夾子,不久就會變成我扮新娘的“頭面”了。

    父親不久回來了,沒有買水鉆發夾,卻帶回一位姨娘。她的皮膚好細好白,一頭如云的柔發比母親的還要烏,還要亮。兩鬢像蟬翼似的遮住一半耳朵,梳向后面,挽一個大大的橫愛司髻,像一只大蝙蝠撲蓋著她后半個頭。她送母親一對翡翠耳環。母親卻把它收在抽屜里從來不戴,也不讓我玩,我想大概是她舍不得戴吧。

    我們全家搬到杭州以后,母親不必忙廚房,而且許多時候,父親要她出來招呼客人,她那尖尖的螺絲髻兒實在不像樣,所以父親一定要她改梳一個式樣。母親就請她的朋友張伯母給她梳了個鮑魚頭。在當時,鮑魚頭是老太太梳的,母親才過三十歲,卻要打扮成老太太,姨娘看了只是抿嘴兒笑,父親就直皺眉頭。我悄悄地問她:“媽,你為什么不也梳個橫愛司髻,戴上姨娘送你的翡翠耳環呢?”母親沉著臉說:“你媽是鄉下人,哪兒配梳那種摩登的頭,戴那講究的耳環呢?”

    姨娘洗頭從不揀七月初七。一個月里都洗好多次頭。洗完后,一個小丫頭在旁邊用一把粉紅色大羽毛扇輕輕地扇著,輕柔的發絲飄散開來,飄得人起一股軟綿綿的感覺。父親坐在紫檀木榻床上,端著水煙筒噗噗地抽著,不時偏過頭來看她,眼神里全是笑。姨娘抹上三花牌發油,香風四溢,然后坐正身子,對著鏡子盤上一個油光閃亮的愛司髻,我站在邊上都看呆了。姨娘遞給我一瓶三花牌發油,叫我拿給母親,母親卻把它高高擱在櫥背上,說:“這種新式的頭油,我聞了就反胃?!?p/>

    母親不能常常麻煩張伯母,自己梳出來的鮑魚頭緊繃繃的,跟原先的螺絲髻相差有限,別說父親,連我看了都不順眼。那時姨娘已請了個包梳頭劉嫂。劉嫂頭上插一根大紅簽子,一雙大腳丫子,托著個又矮又胖的身體,走起路來氣喘呼呼的。她每天早上十點鐘來,給姨娘梳各式各樣的頭,什么鳳凰髻、羽扇髻、同心髻、燕尾髻,常常換樣子,襯托著姨娘細潔的肌膚,裊裊婷婷的水蛇腰兒,越發引得父親笑瞇了眼。劉嫂勸母親說:“大太太,你也梳個時髦點的式樣嘛?!蹦赣H搖搖頭,響也不響,她噘起厚嘴唇走了。母親不久也由張伯母介紹了一個包梳頭陳嫂。她年紀比劉嫂大,一張黃黃的大扁臉,嘴里兩顆閃亮的金牙老露在外面,一看就是個愛說話的女人。她一邊梳一邊嘰里呱啦地從趙老太爺的大少奶奶,說到李參謀長的三姨太,母親像個悶葫蘆似的一句也不搭腔,我卻聽得津津有味。有時劉嫂與陳嫂一起來了,母親和姨娘就在廊前背對著背同時梳頭。只聽姨娘和劉嫂有說有笑,這邊母親只是閉目養神。陳嫂越梳越沒勁兒,不久就辭工不來了。我還清清楚楚地聽見她對劉嫂說:“這么老古董的鄉下太太,請什么包梳頭呢?”我都氣哭了,可是不敢告訴母親。

    從那以后,我就墊著矮凳替母親梳頭,梳那最簡單的鮑魚頭。我踮起腳尖,從鏡子里望著母親。她的臉容已不像在鄉下廚房里忙來忙去時那么豐潤亮麗了,她的眼睛停在鏡子里,望著自己出神,不再是瞇縫眼兒地笑了。我手中捏著母親的頭發,一綹綹地梳理,可是我已懂得,一把小小黃楊木梳,再也理不清母親心中的愁緒。因為在走廊的那一邊,不時飄來父親和姨娘瑯瑯的笑語聲。

    我長大出外讀書以后,寒暑假回家,偶爾給母親梳頭,頭發捏在手心,總覺得愈來愈少。想起幼年時,每年七月初七看母親烏亮的柔發飄在兩肩,她臉上快樂的神情,心里不禁一陣陣酸楚。母親見我回來,愁苦的臉上卻不時展開笑容。無論如何,母女相依的時光總是最最幸福的。

    在上海求學時,母親來信說她患了風濕病,手臂抬不起來,連最簡單的螺絲髻兒都盤不成樣,只好把稀稀疏疏的幾根短發剪去了。我捧著信,坐在宿舍窗口凄淡的月光里,寂寞地掉著眼淚。深秋的夜風吹來,我有點冷,披上母親為我織的軟軟的毛衣,渾身又暖和起來??墒悄赣H老了,我卻不能隨侍在她身邊,她剪去了稀疏的短發,又何嘗剪去滿懷的悲緒呢!

    不久,姨娘因事來上海,帶來母親的照片。三年不見,母親已白發如銀。我呆呆地凝視著照片,滿腔心事,卻無法向眼前的姨娘傾訴。她似乎很體諒我的思母之情,絮絮叨叨地和我談著母親的近況。說母親心臟不太好,又有風濕病,所以體力已不大如前。我低頭默默地聽著,想想她就是使我母親一生郁郁不樂的人,可是我已經一點都不恨她了。因為自從父親去世以后,母親和姨娘反而成了患難相依的伴侶,母親也早已不恨她了。我再仔細看看她,她穿著灰布棉袍,鬢邊戴著一朵白花,頸后垂著的再不是當年多彩多姿的鳳凰髻或同心髻,而是一條簡簡單單的香蕉卷。她臉上脂粉不施,顯得十分哀戚,我對她不禁起了無限憐憫。因為她不像我母親是個自甘淡泊的女性,她隨著我父親享受了近二十年的富貴榮華,一朝失去了依傍,她的空虛落寞之感,更甚于我母親吧。

    來臺灣以后,姨娘已成了我唯一的親人,我們住在一起有好幾年。在日式房屋的長廊里,我看她坐在玻璃窗邊梳頭。她不時用拳頭捶著肩膀說:“手酸得很,真是老了?!崩狭?,她也老了。當年如云的青絲,如今也漸漸落去,只剩了一小把,且已夾有絲絲白發。想起在杭州時,她和母親背對著背梳頭,彼此不交一語的仇視日子,轉眼都成過去。人世間,什么是愛,什么是恨呢?母親已去世多年,垂垂老去的姨娘,亦終歸走向同一個渺茫不可知的方向,她現在的光陰,比誰都寂寞啊。

    我怔怔地望著她,想起她美麗的橫愛司髻,我說:“讓我來替你梳個新的式樣吧?!彼溉灰恍φf:“我還要那樣時髦干什么?那是你們年輕人的事了?!?p/>

    我能長久年輕嗎?她說這話,一轉眼又是十多年了,我也早已不年輕了。對于人世的愛、憎、貪、癡,已木然無動于衷。母親去我日遠,姨娘的骨灰也已寄存在寂寞的寺院中。這個世界,究竟有什么是永久的,又有什么是值得認真的呢?

    紅紗燈

    小時候,我每年過新年都有一盞紅燈籠,那是外公親手給我糊的。一盞圓圓直直的大紅鼓子燈,兩頭邊沿鑲上兩道閃閃發光的金紙。提著它,我就渾身暖和起來,另一只手捏在外公暖烘烘的手掌心里,由他牽著我,去看廟戲或趕熱鬧的提燈會。

    八歲那年,他特別高興地做了兩盞漂亮精致的紅紗燈:一盞給我,一盞給比我大六歲的五叔。這兩盞燈,一直照亮著我們?,F在,燈光好像還亮在我眼前,亮在我心中。

    每年臘月送灶神的前一天,外公一定會準時來的。從那一天起,我的家庭教師也開始給我放寒假了。寒假一直放到正月初七迎神提燈會以后,足足半個月,我又蹦跳又唱歌又吃。媽媽說我胖得像一只長足了的蛤蟆,鼓著肚子,渾身的肉都緊繃繃的。幾十里的山路,外公要從大清早走起,走到下午才到。我吃了午飯,就搬張小竹椅子坐在后門口等,下雨天就撐把大傘。外公是從山腳邊那條彎彎曲曲的田埂路上,一腳高一腳低地走來的。一看見他,我就跑上前去,抱住他的青布大圍裙喊:“外公,你來啦,給我帶的什么?”

    “紅棗糖糕,再加一只金元寶,外公自己做的?!?p/>

    外公總說什么都是他自己做的,其實紅棗糖糕是舅媽做的,外公拿它來捏成各色各樣的玩意兒,麻雀、兔子、豬頭、金元寶。每年加一樣新花樣。

    “今年給我糊什么燈?”

    “蓮花燈、關刀燈、兔子燈、輪船燈,你要哪一樣?”

    外公說了那么多花樣,實際上他總給我糊一盞圓筒筒似的鼓子燈。外公說他年輕時樣樣都會,現在老了,手不大靈活,還是糊鼓子燈方便些。我也只要鼓子燈,不小心燒掉了馬上再糊上一層紅紙,不要我等得發急。

    外公的雪白胡須好長好長,有一次給我糊燈的時候,胡須尖掉進糨糊碗里,我說:“外公,小心晚上睡覺的時候,老鼠來咬你的胡須??!”

    “把我下巴啃掉了都不要緊,天一亮就會長出一個新的來?!?p/>

    “你又不是土地爺爺?!蔽铱┛┑匦ζ饋?。

    “小春,你知道土地爺爺是什么人變的嗎?”

    “不知道?!?p/>

    “是地方上頂好的人變的?!?p/>

    “什么樣的人才是頂好的人呢?”

    外公瞇起眼睛,用滿是糨糊的手摸著長胡子說:“小時候不偷懶,不貪吃,不撒謊,用功讀書,勤快做事。長大了人家有困難就不顧一切地去幫助他?!?p/>

    “你想當土地爺爺嗎,外公?”

    “想是想不到的,不過不管怎么樣,一個人總應當時時刻刻存心做好人?!?p/>

    好人與壞人,對八歲的我來說,是極力想把他們分個清楚的。不過我還沒見過什么壞人,只有五叔,有時趁我媽媽不在廚房的時候,偷偷在碗櫥里倒一大碗酒喝,拿個鴨肫干啃啃,或是悄悄地去爸爸書房里偷幾根加力克香煙,躲在谷倉后邊去抽。我問過外公,外公說:“他不是壞人,只是習慣學壞了,讓我來慢慢兒勸他,他會學好的?!?p/>

    外公對五叔總是笑瞇瞇的,不像爸爸老沉著一張臉,連正眼都不看他一下。所以外公來了,五叔也非常高興。有時幫他劈燈籠用的竹子。那一天,我們三個人在后院暖洋洋的太陽里,外公拿剪子剪燈上用的紙花,五叔用細麻繩扎篾簽子,我把甜甜的花生炒米糖輪流地塞在外公和五叔的嘴里。外公嚼起來喀啦喀啦地響,五叔說:

    “外公,您老人家的牙真好?!?p/>

    “吃番薯的人,樣樣都好?!蓖夤靡獾卣f。

    “看您要活一百歲呢?!蔽迨逭f。

    “管他活多大呢。我從來不記自己的年紀的?!?p/>

    “我知道,媽媽說外公今年六十八歲?!?p/>

    “算算看,外公比你大幾歲?”五叔問我。

    “大六歲?!蔽液芸斓卣f。

    “糊涂蟲,怎么只大六歲呢?”五叔大笑。

    “大十歲?!蔽矣终f。其實我是故意逗外公樂的,我怎么算不出來,外公比我整整大六十歲。

    “大八歲也好,十歲也好,反正外公跟你提燈的時候就是一樣的年紀?!蓖夤┥硎捌鹨涣D咎?,在洋灰地上畫了一只長長的大象鼻子,問我:“這是‘阿伯伯’六字嗎?”

    “不是‘阿伯伯’,是‘阿拉伯’六字,你畫得一點也不像?!蔽覔屵^木炭,在右邊再加個八字,說:“這是外公的年紀?!?p/>

    五叔把木炭拿去,再在左邊加了一豎說:“您老就活這么大,一百六十八歲,好嗎?”

    “那不成老人精了?”外公哈哈大笑起來,放下剪刀,又篤篤地吸起旱煙管來了。五叔連忙從身邊摸出一包洋火,給他點上。外公笑嘻嘻地問:“老五,你怎么身邊總帶著洋火呢?”

    “給小春點燈籠用的?!蔽迨搴芰骼卣f。

    “才不是呢!你在媽媽經堂偷來,給自己抽香煙用的。不信你口袋里一定還有香煙?!蔽也挥煞终f,伸手在他口袋里一摸,果真掏出兩根彎彎扁扁的加力克香煙,還有兩個煙蒂,五叔的臉馬上飛紅了。

    “這是大哥不要了的?!蔽迨褰Y結巴巴地說。

    外公半晌沒說話,噴了幾口煙,他忽然說:“小春,把香煙剝開來塞在旱煙斗里,給外公抽?!庇只仡^對五叔說:“你手很巧,我教你扎個關刀燈給小春,后天是初七,我們一起提燈去?!?p/>

    “我不去,我媽罵我沒出息,書不念,只會趕熱鬧,村里的人也都瞧不起我?!?p/>

    “那么,你究竟念了書沒有?”

    “念不進去,倒是喜歡寫毛筆字?!?p/>

    “那好,你就替我拿毛筆抄本書?!?p/>

    “抄什么書?”

    “《三國演義》?!?p/>

    “那么長的書,您要抄?”

    “該,字太小,我老花眼看不清楚。你肯幫我抄嗎?抄一張字一毛錢,你不想多掙幾塊錢嗎?”

    “好,我替您抄?!?p/>

    五叔與外公這筆生意就這樣成交了。外公摸出一塊亮晃晃的銀圓,給五叔去買紙筆。他還買回好多種顏色的玻璃紙給我糊燈。外公教他扎關刀燈,自己一口氣又糊了五盞鼓子燈,紅的、綠的、黃的、藍的,一盞盞都掛在廊前。五叔拿著糊好的關刀燈在我面前擺一個姿勢,眼睛閉上,把眉心一皺,做出關公的神氣。在五彩瑰麗的燈光里,我看見五叔揚揚得意的笑。

    提燈會那天下午,天就飄起大雪來。大朵的雪花在空中飛舞,本來是我最喜歡的,可是燈將會被雪花打熄,卻使我非常懊喪。外公說:“不要緊,我撐把大傘,你躲在我傘下面只管提,老五就拿火把,火把不怕雪打的?!?p/>

    外公套上大釘鞋,五叔給我在蚌殼棉鞋外面綁上草鞋,三個人悄悄地從后門出去,到街上追上了提燈隊伍。媽媽并不知道,她知道了是絕不許外公與我在這么冷的大雪夜晚在外面跑的。

    雪愈下愈大,風就像刀刺似的。我依偎在外公身邊,一只手插在他的羊皮袴口袋里,提鼓子燈的手雖然套著手套,仍快凍僵了。五叔在我前面握著火把,眼前一長列的燈籠、火把,照得明晃晃的雪夜都成了粉紅色。大家的草鞋在雪地上踩得咯吱咯吱地響。外公的釘鞋插進雪里又提起來,卻發出清脆的沙沙聲。我吸著冷氣,抬頭看外公,他的臉和眼睛都發著亮光。

    “外公,你冷不冷?”我問他。

    “越走越暖和,怎么會冷,你呢?”

    “外公不冷,我就不冷?!?p/>

    “說得對,外公六十八歲都不冷,你還冷?”他把我提燈的手牽過去,我凍僵的手背頓時感到一陣溫暖。我快樂地說:“外公,我真喜歡你?!?p/>

    “我也真喜歡你,可是你長大了要出門讀書,別忘了過新年的時候回來陪外公提燈啊?!?p/>

    “一定的。等我大學畢業掙了大錢,就請四個人抬著你提燈?!?p/>

    “那我不真成了土地公公啦?”他呵呵地笑了。

    提燈隊伍穿過熱鬧的街心,兩旁的商店都噼噼啪啪放起鞭炮來。隊伍的最前面敲著鑼鼓,也有吹簫與拉胡琴的聲音,鬧哄哄地穿出街道,又向河邊走去,火把與紅紅綠綠的燈光,照在靜止的深藍河水中,岸上與河里兩排燈火,彎彎曲曲,搖搖晃晃地向前蠕動著。天空仍飄著朵朵雪花,夜是一片銀白色,我幻想著仿佛走進海龍王的水晶宮里去了。忽然前面一陣騷動,有人大聲喊:“不得了,有人掉進河里去了?!?p/>

    我吃了一驚,一時眼花繚亂。仔細一看,一直走在前面的五叔不知什么時候已經不見了,我拉著外公著急地說:“怎么辦呢,一定是五叔掉進河里去了?!?p/>

    外公卻鎮靜地說:“不會的,他這么大的人怎么會掉進河里去呢?”

    長龍縮短了,火把和燈籠都聚集在一起。在亂糟糟的喊聲中,卻聽見撲通一聲,有人跳進河里去。我不由得趕上前去,擠進人叢,看見一個人拖著一個孩子濕淋淋地爬上岸來,仔細一看,原來是五叔。他抱著一個比他小不了多少的男孩子,把他交給眾人;我搶上一步,捏著五叔冰冷徹骨的雙手說:“五叔,你真了不起,你跳得好快啊?!?p/>

    五叔咧著嘴笑,提燈隊的人個個都向他道謝。說他勇敢,肯跳下快結冰的水里去救人。外公拈著胡須連連點頭說:“好,你真好,快回去換衣服吧?!?p/>

    五叔先回去了。外公仍牽我跟著隊伍,一直到把菩薩送進了廟里才散。那時將近午夜,雪已經停止了,空氣卻越來越冷。外公把傘背上沉甸甸的雪抖落了,合上傘,在我的鼓子燈里換上一支長蠟燭。燈光又明亮了起來,照著雪地上我們倆一高一矮的影子,前前后后地搖晃著。提燈的人散去以后,我忽然感到一陣冷清,心里想著最熱鬧的年快過完了,隨便怎樣開心的事兒,總歸都要過去的。我沒精打采地說:“外公,我們快回家吧,媽要惦記了?!?p/>

    回到家里,看見五叔坐在廚房里的長凳上,叔婆在給他烤濕漉漉的棉襖,媽正端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酒給他喝,說是給他去寒氣的,這回他可以大模大樣地喝酒了。

    我連忙問他:“五叔,你怎么有膽子一下就跳進這么冷的水里呢,你本來會泅水嗎?”

    “只會一點兒。那時我聽見喊有人掉下水去了。我呆了一下,忽然覺得前面的火把燒得這么旺,燈籠點得這么亮,這樣熱鬧快樂的時候,怎么可以有人淹死在水里呢?我來不及多想,就撲通一下跳進水去。在水里起初我也很心慌,衣服濕了人就往下沉??墒俏蚁氲侥莻€不會泅水的人快淹死了,他一定比我更心慌,我仰起頭,看見岸上有那么多燈火,地上又是雪白的一片,我就極力往上看,往亮的地方看,那許多火把和燈光,好像給了我不少力氣,我還是把那個人找到,拖上來了?!?p/>

    “你知道村子里個個都在夸獎你嗎?”外公問他。

    “我知道,從他們的臉上,我看得出來?!?p/>

    “那么,把這碗酒慢慢地喝掉,喝得渾身暖暖的,以后別再喝酒了?!蓖夤侄艘煌刖平o他說。

    “我以后不再偷喝酒了,我要做個好人?!?p/>

    “你本來就是好人嘛,外公說的,肯幫助人的就是好人?!蔽业靡獾卣f。

    我的大紅鼓子燈還提在手里,媽媽把它接去插在柱子上,又點起一支大紅蠟燭,放在桌子正中,照得整個廚房都亮亮的。五叔望著跳躍的燭光,一對細長眼睛睜得大大的,他轉臉對外公說:“外公,我捧著火把跟大家跑的時候,忽然覺得燈真好,亮光真好,它照著人向前跑。照得我心里發出一股暖氣,大家都在笑,都那么快樂,所以我也跑,跟著大家一起吶喊。我才知道以前不該躲躲藏藏地做旁人不高興的事。外公,我以后再也不這樣了?!?p/>

    外公笑起來滿臉的皺紋,外公好高興,他的瞇縫眼里發出了光輝。他摸著胡須說:“好,你說得真好,我要好好給你扎一盞燈,趕著十五提燈去?!?p/>

    “我也要?!蔽液?。

    “還少得了你的!”

    外公叫媽媽找來兩塊大紅薄紡綢,又叫五叔幫他劈竹子,整整忙了兩天,他真的扎出兩盞玲瓏的六角形紅紗燈。每個角都有綠絲線穗子垂下來,飄啊飄的,下面還有四只腳,可以提,又可以擺在桌上。原來外公的手藝這么高,他的手一點沒有不靈活,以前只是為了趕工,懶得扎就是了。

    兩盞紅紗燈并排兒掛在屋檐下面,照著天井里東一堆西一堆的積雪和臺階下一枝開得非常茂盛的蠟梅花。那梅,在靜悄悄中散布出清香。

    五叔注視著那燈光說:“明天起,我給你抄《三國演義》?!?p/>

    “別給我抄《三國演義》了,請老師教你讀書吧,讀一篇,你就抄一篇,你大哥書房里那么多的書?!?p/>

    “老師教我讀什么書呢?”

    “《論語》,那里面道理多極了?!?p/>

    “《論語》,老師都教我背過了,只是覺得沒什么意思?!?p/>

    “我一句句打比喻解說給你聽,你就有興趣了?!?p/>

    五叔點點頭。

    正月初七已過,我的假期滿了,必須回到書房里。外公叫五叔陪我一同讀書。我們各人一張小書桌,晚上把兩盞紅紗燈擺在正中長桌上。我雖眼睛望著書本,心里卻一直惦記十五的提燈會。五叔經外公一夸獎,書念得比我快,字寫得比我好。外公告訴我爸爸,爸爸還不相信呢。

    十五提燈會,不用說又是最快樂的一晚。那個被五叔救起的男孩子特地跑來約他一同去。我呢,仍舊牽著外公的手,把美麗的紅紗燈提得高高的,向眾人炫耀。

    提燈會以后,快樂的新年過完了,可是我覺得這一年比往年更快樂,什么原因我卻說不出來。是因為外公給我與五叔每人做了一盞漂亮的紅紗燈嗎,還是因為看五叔在燈下用心抄書,不再抽煙喝酒,不再偷叔婆的錢了呢?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中文字幕乱妇无码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