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eussw"><noscript id="eussw"></noscript></blockquote>
  • <button id="eussw"></button>
    <u id="eussw"></u>
  •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梵澄譯叢 甘地傳 (法)羅曼·羅蘭 著 高勍,聞中 譯
    《甘地传》,罗曼?罗兰 “三贤传”之一,充分挖掘甘地的思想和心路历程,及其对人类的特殊贡献,一部地道而纯正的甘地心灵史!
    ISBN: 9787559857675

    出版時間:2023-04-01

    定  價:49.80

    責  編:吴义红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名家作品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文学?人物传记
    裝幀: 精装

    開本: 16

    字數: 100 (千字)

    頁數: 160
    紙質書購買: 天貓 有贊
    圖書簡介

    羅曼?羅蘭為自己心心相印的異國友人甘地所著的傳記,其獨特之處在于用詞典雅,攝義深廣。更為罕見的是,傳記作者羅曼?羅蘭與傳主甘地都是時代激流中涌現出來的具備類似品質的一世之雄杰,作者對傳主的理解與支持盡在書中,這是其他的甘地傳所沒有的。

    1869年10月2日,甘地誕生于印度一個殷實的家庭。他出生時,印度這個古老神秘的東方大國早已喪失了它的輝煌與尊嚴,淪為英國的殖民地。這是甘地一生奮斗的重要背景。為了印度的獨立,他先后在南非、印度教導民眾,以其特有的“消極”方式與英國人的槍、刺刀和鐵棒抗爭。為傳播并實踐他的非暴力思想,甘地付出了畢生的心血,一次又一次瀕臨生命的絕境,最后遭遇暗殺使自己的生命成為絕響……

    作者簡介

    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1866—1944),法國作家、音樂評論家、社會活動家,1915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代表作有《約翰?克里斯朵夫》《母與子》等長篇小說。他撰寫了一系列人物傳記,包括《貝

    多芬》《米開朗琪羅》《托爾斯泰》等。他撰寫的印度三賢傳(《羅摩克里希納傳》《辨喜傳》《甘地傳》),更是舉世公認的權威之作,在世界思想史和文學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

    高勍,印度文化思想研究者,法國語言文學和英語翻譯雙學位?,F居福州。

    聞中,中印古典思想研習者,哲學博士?,F任職于中國美術學院。

    圖書目錄

    目?錄

    第一部分

    一\003

    二\005

    三\009

    四\014

    五\019

    六\028

    七\032

    八\040

    第二部分

    一\051

    二\056

    三\062

    四\068

    五\075

    六\077

    第三部分

    一\101

    二\106

    三\114

    四\121

    五\127

    譯后記\133

    ?

    序言/前言/后記

    中譯本導論

    甘地的傳記于漢語界已有不少,但是,羅曼?羅蘭所撰寫的此部經典的篇章,還是頗值得吾人推薦的。它非但用詞典雅,攝義深廣;而且還因為,羅曼?羅蘭與傳主甘地是心心相印的異國友人,是那個時代激流當中涌現出來具備類似品質的一世之雄杰;加之,羅曼?羅蘭寫作該書的時候,甘地的非暴力運動還在低谷之中進行,一切晦暗未明。所以,它里面的一些判斷也帶給我們許多震驚,看到了羅曼?羅蘭先知一般的預知力。而最近,由友人高勍領銜,我們一起將該書譯成了漢語,與羅曼?羅蘭的另外兩部杰出傳記《辨喜傳》《羅摩克里希納傳》一起,貢獻給這個時代的人們,尤其是在世俗的風云當中常常匱乏于勇氣與力量者、匱乏于智慧與愛者。

    何出此言?因為——若非如是,文化其實是不需要的,宗教是不需要的,圣者的教示與人生的純粹教材,也是不需要的,讓它永處在寂寞之中也就是了。但是,世道的結構何其復雜、生活的河流又何其悲傷。故而,既已入此人世,吾人便永遠需要,只因為人世永遠匱乏。

    在生命無窮盡的旅途當中,長亭短亭,誰沒有遇上過黑夜?那些偶像的潰敗,那些心靈的低谷,那時代的種種沉淪和迷惘的兆相,誰沒有遇上過?面對繁花過后的凋零之局,誰不曾遭遇過疼痛?而那些最能夠慰藉吾人的偉大精魂,卻偏偏又藏在了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域,他們中的許多人雖是光芒萬丈的閃電,然畢竟永在一隅呼喊、搏斗,不為人知。羅曼?羅蘭發下大愿,為他們立傳,越過了時間的墻壁,摧毀空間的種種障礙與阻隔,尋找出所有的那些奮斗者,他的名字取得真好,喚作《巨人傳》!而且,通過這些傳記,我們就會看見,這些傳主,他們自己都是孤獨的,甚而是沉痛的、悲苦的,而與我們常人不同的是,他們在孤獨中永不自棄,而是始終往精神的高地不懈攀行,用心靈的力量戰勝一切的內外之敵,把不滅的理想托舉起來。而這種寫作,也讓這些理想的孤獨者形成一個龐大的系譜,讓他們有了一個機會相聚一堂,感覺溫暖。

    最后,我們則會發現,曾經敬奉于高臺的無數石頭所建的豐碑都已坍塌、破碎,被時代的動蕩夷為了平地,而羅曼?羅蘭樹起的精神豐碑卻挺過了時間風雨,穿過了唇槍舌劍,傲然屹立。于是,就這樣安慰了后來者,安慰了我們,他在《米開朗琪羅傳》中說:

    偉大的心魂有如崇山峻嶺……我不說普通的人類都能在高峰上生存,但一年一度他們應上去頂禮。在那里,他們可以變換一下肺中的呼吸,與脈管中的血流。在那里,他們將感到更迫近永恒。以后,他們再回到人生的廣原,心中充滿了日常戰斗的勇氣。

    這就是那些巨人給到整體人類的意義,因為世道的困厄與艱難。而羅曼?羅蘭的作品,就是人們趨于強大的精神支柱,在這個變數復雜的人世上,一切具有自由靈魂的人,都可以到此處尋求各自的慰藉。作為20世紀最偉大的小說家、思想家之一,又是法國文學當中罕見的神秘主義者,羅曼?羅蘭不僅僅代表著正義與良心,而且還代表卓越的智慧,這種智慧是時代的,也是永恒的,是天人共在的見證。

    古老的印度文明深溝巨壑,偏又宗教林立、智慧奧藏,幾千年下來,一直以其高昂而雄峻的靈性精神在啟示、教育著整個世界。但是,它近代以來的命運,卻兇險異常,最后,國家的治理權幾乎全然落入了西方殖民主義者的手中,成了大英帝國的一個龐大的行省,加爾各答也成為亞洲的倫敦。于是,出現了斯瓦米?辨喜、提拉克、阿羅頻多與甘地等英雄人物,喚醒國民之意志,呼吁印度之獨立。后來的歷史之發展,更是把甘地和甘地的追隨者,與印度的國運緊緊綁在了一起。他們也被譽為“圣雄”,圣雄者,弘揚真理、傳播真道之使徒也。

    然亦不免遭受各種批評,甚至無數的誤解與非議。譬如當代的著名作家V.S.奈保爾在《印度:受傷的文明》中有過分析,他以為造成印度落后局面的原因,甘地主義就是其一:

    一方面是印度教的種姓制度在印度文化里根深蒂固,印度宗教那種強調心靈解脫而安于生命現狀的指導,讓印度大量低種姓的平民能耽于苦難而不求現狀的改變;

    一方面則是作為國父的甘地,雖然反對不可接觸賤民(Pariahs)的陋習,但沒有打破種姓制度,并且,要命的正是“甘地主義”,讓印度形成農村自然自治的政治生態,回歸于古老的傳統,“這在殖民時期,印度地廣,組織落后,而要采取非暴力(Ahimsa)不合作以對抗英國是上好的方案,但是,一旦印度獨立,這種政治生態卻無法有效地將民族國家的意識真正樹立,并形成全國上下一條心的合力”。

    而奉甘地如神明、復如父親的尼赫魯,在其自傳中如是云:

    從本質上說,甘地的態度是苦行者的態度,他不正視塵世,否定人生,并視人生為邪惡。對苦行者而言,這種態度是自然的,但如果要一般珍愛人生、努力使人產生極大意義的世間男女也接受這種態度,似乎勉為其難了。甘地為了避免一種邪惡,容忍了許多更嚴重的邪惡。

    就印度的歷史與現狀而論,甘地的許多政治與哲學理念確實會有一些叫人難以認同處,這看似是一個與時代錯位的圣者,披著鹿皮,拄著拐杖,走出了森林,而無意當中走進了后工業的機器文明里面,面面相覷,彼此錯愕。

    因為甘地的主張,印度開始了反對工業化,反對機器,反對鐵路,反對英國人帶來的一切現代性的工業成果。他主張恢復傳統鄉村的手工勞作的方式,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恢復手工紡織業,所以才有了那些他自己手搖紡車的照片,而且到處宣傳。

    我們或許可以理解為他對科技文明存有許多層面的恐懼,此中亦不無洞見。不過他所提出的解決之道卻有時不切實際,有時則必定有害。社會不公,或過度發展,顯然不應以借著拒絕文明之公器而守著貧窮來解決。

    著名詩人泰戈爾是甘地重要的朋友之一,也是印度第一個奉甘地為“圣雄”者,但同時不要忘了,他也是甘地的嚴厲批評者,是一位偉大的諍友,彼此存有若干歧見,或公開或私下,皆展開過激烈的論辯。這一點在羅曼?羅蘭這一部書中有著詳細的分析。

    相比甘地而言,泰戈爾顯然更是一個國際主義者,具有新時代的開明與雍容,他敬重甘地的崇高人格,然亦抨擊甘地的某些政治見解,例如不分青紅皂白地譴責西方文明,及焚毀外國衣服與一切舶來品。泰戈爾說:“我寧可將這些衣服送給那些赤身裸體的人,而不是拒絕?!?p/>

    然而,這些歧見并未嚴重到影響他們彼此之間的賞識?;蛟S,我們應該謹記的是,真正的詩人們通常比較能夠明辨是非,我們對某些圣人卻不能如此論斷。不過,話要說回來,我們也不應評斷甘地,因為圣人不是供人們評斷的,而是讓人敬仰的。這是墨西哥詩人帕斯在他的《印度札記》里面專門提醒過我們的。一個開明的詩人與一個保守的圣人之間的對話,顯然是困難的。因為一個詩人在說話前,先聆聽時代的聲音,也就是說,他所使用的語言,既屬于所有人,也不屬于任何人。詩歌是一種秘密的信仰,話語中的信息卻偏偏是普世的,但一個圣人則不然,他或與神對談,或與自己交談,所屬的語言卻都是淵默之音。

    當然,甘地的保守不無理由,他有各種各樣對時代日益趨于墮落的警惕,他曾說過毀滅人類的七種事:1. 沒有勞動的財富;2. 沒有良知的快樂;3.沒有是非的知識;4. 沒有道德的商業;5.沒有人性的科學;6.沒有犧牲的崇拜;7. 沒有原則的政治。

    如今思來,甘地的那一次向全球化以來的印度第一先知辨喜尊者的晚年朝圣,未能兌為現實,對印度社會的現代化與文明化,真可謂是失之交臂,而跌入谷底,令人沉痛扼腕。我們要知道,辨喜所呼吁的,其實正是普世主義,是全球化的理想與真精神,那也是克利希納霹靂一般的聲音:“阿周那,請站起來,準備戰斗吧!”

    整部傳記在羅曼?羅蘭的敘述中,其語氣是客觀的、莊重的,尤其在論及甘地因非暴力精神而遭受自己的友軍誤解,而且還導致了人身劫難、被審判入獄之時,則如同歌劇里面之高潮階段的詠嘆,充滿悲劇色彩,但確乎是崇高的,令人生出了大敬意。

    彼時,一邊,是甘地承擔了整個不合作運動當中發生的所有暴力的責任,以一人治罪,贖清了萬人,他在道院的祈禱與靜坐,耐心等待逮捕者的到來,羅曼?羅蘭說,此像極了客西馬尼園之夜的禱告。一邊,是有同情心的法官給出的審判,他希望正義具有永恒性的啟示,在人間法律的有限范圍內,逼近無限,從而照顧到了這個受難的人類的兒子,為他盡了最大可能的救贖之力。

    雖然,時代還在風起云涌,但是,羅曼?羅蘭在傳記當中,也涉及嶄新的印度靈魂如何締造,涉及教育的最高理想。我們說了,甘地顯然是保守的,他所要喚醒的也只是印度的,甚至是只是傳統印度的;他以為,自立自為的印度,靈魂也必當是自足的,這就回到了印度古老的修道院(Ashram)傳統。

    關于Ashram一詞,我們在書里面已經有了相關的譯者注,此處再加上一種解釋。即,“Ashram”還有另外一個含義,即除了“生命整體成長的道院”含義之外,“A”還意味著一種否定,“shram”即不平靜,內心有深淺不一的愚昧激情在涌動,而世外的Ashram,即消除諸般心念的不純正,可以供給人們一種平靜或平衡的存在方式。故早年的國內學人譯之為“靜修林”,大體不誣,這正是甘地的一種精神理想。時至今日,印度還有不少的Ashram,包括甘地的修道院。

    人們對非暴力的誤解是致命的。其實,與辨喜一樣,甚至與近代以來所有雄赳赳、氣昂昂走向了斷頭臺的印度英雄一樣,甘地繼承的也是《薄伽梵歌》的戰斗精神,“起來吧,王子!請拋棄怯懦,拋棄軟弱!站起來,去戰斗!”(《薄伽梵歌》2∶3)

    但很多時候,我們把寬容和非暴力解釋為軟弱和怯懦,正如一位乞丐的棄絕沒有任何價值,一位懦夫的非暴力也毫無意義。辨喜說過,“一個人若能夠給出重拳,卻選擇容忍,其中就具有美德;如果一個人可以得到卻選擇放棄,其中就有美德。我們知道,在我們的生活中,常常是由于懶惰和怯懦而放棄了斗爭,又試圖催眠自己的大腦以使我們相信自己是勇敢的”。這才是甘地所要防備的。而一旦有了無畏、有了巨大的力量與勇氣,甘地遵循的就是印度森林圣者的精神法則。他們明白“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的損益之道,深諳“因劍而得,必因劍而失”之無常,故服膺于難度極大的心靈維度之冶鑄。甘地一再地告誡自己的人們:只有當人們獲得反抗的力量時,不反抗才是一條道路。否則,反抗,甚至暴力的反抗也是可行的,不能將柔弱與放棄當成了非暴力,那只是阿周那一時生起來的對責任之逃避。換言之,甘地的精神,乃是“不以暴力”反抗,而絕不是“不反抗”。甘地說:

    “在堅忍的非暴力中行動,即意味著有覺知地、有意識地去經受苦難……我已經將邃古以來的自我犧牲(Self-Sacrifice)與受難的法則,大膽地擺放在了印度人民的面前。在暴力的叢林當中,那發掘出非暴力法則的印度之先哲們(Rishis),是比牛頓還要偉大的精神天才,是比惠靈頓將軍(General wellington)還要偉大的無畏勇士。

    “他們在已經明了武器功用的同時,也意識到武器與暴力的局限與無用之處,他們借此啟示出了救贖一個無望的世界,并不需要依靠暴力,而是要借助非暴力的手段……非暴力的宗教,不單單對哲人和圣人有價值,它對普通大眾同樣有巨大的利益。非暴力是人性的法則,而暴力則是禽獸的律法。人的尊嚴,要求我們順從一種更高尚的法——一種通向精神性力量的法……我希望印度是帶著力量與權柄的覺知,來推行它的非暴力的法則。我希望印度能夠意識到她有永不朽壞的靈魂之力量,她能戰勝一切肉體上的軟弱,并藐視這個世界上一切肉體的聯盟?!?

    于是,當有人問甘地,為什么我們受了這么多的苦,這么多的艱難,還不能得到印度的獨立時,甘地的回答斬釘截鐵,十分堅定:

    “因為,我們受的苦還不夠!”

    就這一點而言,羅曼?羅蘭是深深地理解了甘地的。他們知道,作為時代之子,如何靠近永恒之道,他們所身體力行的正是克利希納在《薄伽梵歌》里面傳達的行動瑜伽之精神,其目標所指,未必是成功與必勝,而必是忠于信仰;他們可以放棄結果,但絕不放棄行動。在羅曼?羅蘭的一部部輝煌閃光的傳記當中,他自己也探尋了人類內心深處跌宕多變的激情,觀照個體的痛苦與頑強不息的掙扎,而不滅的理想卻牢牢擎住了,成為精神世界明亮的火把。這就使得他的作品跨越了國別與民族之限,在無數的讀者心中點燃了高尚的人性之光,并成為他們汲取人生哲思的無盡源泉,他們用自身的生命與苦難抗爭的不屈姿態,也永遠留在了紛繁蕪雜的歷史記憶之中,汩汩清泉,流進了不朽之生命海。

    羅曼?羅蘭的著作是經過高溫熔爐冶煉的,因為他自己就是偉大的行動者。他在歐戰期間,以一篇雄文《超越混戰》的聲音,激起了巨大的國際反響,很快,他就被自己的國家孤立了,也借此孤立,越過了自己的時代與家國,與一切時代、一切國域的真理握住了雙手,他說:

    “一個被戰爭攻擊的偉大國家,不但要保衛自己的邊疆,并且要保衛自己清明的見識。它必須保衛自己,不被這燹禍引起的種種妄想、愚蠢和不正義的行動所侵害,必須各盡其責;軍隊得捍衛祖國的土地,思想家得捍衛它的思想。

    “如果他們讓思想受制于他們民族的狂熱,那他們很可能成為這種狂熱之有用的工具??墒沁@樣,他們就有背叛民族精神的危險,這種精神在一個民族的遺產中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將來總有一天,歷史會對每一個交戰國加以判斷;它會衡量它們的錯誤、謊言和各種可憎的蠢事的程度。讓我們來嘗試,使我們的罪行在它面前減輕些吧!

    “古典教育使他們能超越種族的分歧,看到我們文明的根源和共同的發展。藝術使他們熱愛一個民族天才的深邃的源泉??茖W使他們相信理智的一致性。偉大的改造世界的社會運動顯示出他們周圍所有的工人階級在有組織地努力,在企圖打破國界的希望和斗爭中團結自己的力量。大地上最燦爛的天才,如惠特曼和托爾斯泰,在歡樂和苦難中高唱世界大同。

    “不然就像我們拉丁民族的智者,用他們的批判刺破那些使人與人、民族與民族互相隔閡的憎恨和愚昧的偏見。我和當代所有的人一樣,是被這些思想教養成長的;輪到我的時候,我也曾設法把這些生命的面包分送一份給比我年輕或不幸的兄弟們?!?p/>

    是的,這就是羅曼?羅蘭,他的心胸里面,常常盈溢著一種悲天憫人的神圣情懷,以及對人類無限深情的眷愛。他恰像一具精致的小提琴,既能彈奏出無限的溫柔與和諧,嫩如天嬰一般的妙唱,也能加入龐大樂隊中,合奏出汪洋大海、洶涌澎湃的時代之洪音。他的思想在席卷著整個歐洲的戰爭風暴當中,居然巋然不動。

    而在此一書中,就著心靈的力量,羅曼?羅蘭也借著詩人泰戈爾的話說明了,“事實上,心靈的力量比肉體的力量更加強大,一個手無寸鐵的民族將會證明這一點。生命的演化進程也表明,在令人生畏的保護性盔甲、硬殼,以及碩大的肌肉構成的龐然大物之族群退化之后,征服蠻力的人類才得以出現。會有那么一天的,那柔弱高貴,但絕對手無寸鐵的人,將會見證是溫柔的人承受了地土。身體羸弱、別無一物的圣雄甘地會證明,隱藏在印度人民心中那溫柔與謙卑的力量是絕對不可戰勝的,即使歷經困苦、飽受磨難?!祟惖臍v史必須被高舉,要把它從物質斗爭的紛亂山谷,舉到靈性互競的潔凈高原之上”。

    故而,羅曼?羅蘭也就對印度的精神同道甘地有了如此深刻的信任,他也成了對印度現代的歷史命運最早的、最準確的預言:

    “我們完全可以肯定的是:甘地的精神,要么高奏凱歌,得勝而返;要么再度重現,就像幾個世紀之前的耶穌和佛陀(Buddha)形象,他們如半人半神一般地降臨到人間,他們都是完美生命的最好化身,引領著新人,踏上了新的路途?!?p/>

    而今天,把這樣的一部傳記作品,再次譯成了漢語,希望其意義不僅是文學的、歷史的,更應是精神的、意志的,甚或信仰的。羅曼?羅蘭的其他傳記,已經影響了很多的中國人,不分年齡與性別,但是,他的這幾部涉及印度精神的傳記,皆是第一次譯成漢語,故尤為特殊。

    因為,中國在近一百多年以來的命運之坎坷,絲毫不亞于印度。故甘地的精神:那種深沉的,深入了宇宙靈魂深處;那種傳統的,幾千年逶迤而來,浸潤過各個時代最優秀的人心而久垂不廢的;它的永恒性,直接植入存在界的普遍性土壤當中。于是,出現甘地式人格的印度,對于我們的啟示便擁有了極強勁的理由。

    20世紀的中國文化氣運翻轉之際,很多人愿意把梁漱溟比作中國的甘地,作為傳統精神的代表,一個行動的儒家,尤其是儒學在心學意義上的重新開出。梁漱溟的一段著名的話是“我生有涯愿無盡,心期填海力移山”,并有“以蒼生為己念”的悲愿,入了這個世界來努力?;蛟S,兩人確實有一些相似,譬如,20世紀太虛大師于1940年出訪印度,就會晤了甘地,時在2月13日,兩人在甘地的紡紗聲中交談良久,彼時,太虛感嘆道:“中國現在進行抵抗外來的侵略,并已漸得勝利的把握;唯建成現代的,或勝進的國家,前途尚遠。同時,也有人提倡鄉村建設的運動,與甘地先生此間所提倡者略同?!憋@然,“提倡鄉村建設的運動”就是指梁漱溟的舉動。

    最后,我們用一個甘地的小故事來結尾,看看一位波瀾壯闊的圣者之心靈,究竟又是如何細膩:

    一次,甘地坐火車外出,踏上車門的一瞬間,火車剛好啟動,他的一只鞋子不小心掉到了車門外,甘地麻利地脫下了另一只鞋,朝著第一只鞋子掉下的方向使勁扔去;看到了這一幕的人甚是奇怪,就問他為什么這么做,甘地說:如果有人正好從鐵路旁邊經過,他就可以撿到一雙鞋,這或許對他就是一個收獲!

    是的,這就是甘地,他給了自己扔鞋子的選擇,也給了別人撿鞋子的機會,而大多數人都只會抱著沒有用的鞋子,兩頭懊喪。

    聞中

    己亥年中秋古墩路

    ?

    名家推薦

    我們應該感謝甘地給了印度一個機會,來證明她仍然相信人的精神里面確實有最神圣的一面,而且鮮活如初。

    ——泰戈爾

    他不是一個激情四射的演說家,他的態度是平和安定的,特別吸引那些有智慧的階層。他的平靜使得被討論的議題得到最明亮的智慧光照。他講話的語調并沒有變化,但內容熱切真誠。他也從沒有做什么演講的手勢,實際上,他的手指頭一動都不動。但他的意思清楚明晰,表達出來的句子簡明扼要,足以使人信服。在沒有把一個議題說得極清楚之前,他是絕對不會把它放過的。

    ——約瑟夫?J.杜克

    一次,甘地坐火車外出,踏上車門的一瞬間,火車剛好啟動,他的一只鞋子不小心掉到了車門外,甘地麻利地脫下了另一只鞋,朝著第一只鞋子掉下的方向使勁扔去;看到了這一幕的人甚是奇怪,就問他為什么這么做,甘地說:如果有人正好從鐵路旁邊經過,他就可以撿到一雙鞋,這或許對他就是一個收獲!

    是的,這就是甘地,他給了自己扔鞋子的選擇,也給了別人撿鞋子的機會,而大多數人都只會抱著沒有用的鞋子,兩頭懊喪。

    ——聞中

    每與事實相違,無論謬誤再小,甘地也絕不容忍。

    ——C.F.安德魯斯

    編輯推薦

    羅曼?羅蘭的傳記,不注重個人的資料羅列,而著重于傳主的心靈發展以及對人類的特殊貢獻,因而讀羅曼?羅蘭的傳記文學,不僅使讀者深入了解傳主的思想境界的了解,更使讀者欣賞到那種因思想碰撞而激發的詩意的文學魅力。通過這部《甘地傳》,讀者能對甘地提倡的著名的非暴力抵抗理論和實踐有更深切的了解,對世界文化多樣性有理性的認知。

    精彩預覽

    他的原名叫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 1869年10月2日,甘地出生于博爾本德爾(Porbandar),阿曼海濱的“白色之城”,這是一座位于印度西北部的半獨立的小城邦。他出生于一個熱情洋溢且積極進取的種姓,時至今日,該邦的種姓內部仍是分立、割裂,甘地所屬的種姓則講求實際,且深諳經商之道,創建了從亞?。ˋden)到桑給巴爾(Zanzibar)所有的貿易通道。甘地的父親和祖父都是當地人的商業領袖,他們因追求城邦獨立而被迫遠走他鄉,生活經常動蕩不安。甘地的家族經濟富足,是屬于有教養的社會階層,但不算是高級種姓。

    他的雙親都是印度的耆那教支派的信徒,信奉“不殺害”——亞希米薩(Ahimsha) 為他們的基本教義之一。這也是甘地將要向全世界夸勝的教義。耆那教相信,通向神的道路是愛而非智慧。甘地的父親視錢財和物質為身外之物,幾乎傾其所有樂善捐助,卻沒有給自己的家庭留下多少財富。他的母親也是一位敬虔的婦人,經常齋戒,周濟窮人并看護病患,如同印度的圣伊麗莎白(Saint Elizabeth) 。甘地一家也經常誦讀印度教的圣典《羅摩衍那》(Ramayana)。他的啟蒙老師則是一位婆羅門,教他誦讀毗濕奴(Vishnu)神的訓章。在后來的歲月,甘地也曾后悔自己未能成為一名更好的梵文學者,他對英國人在印度推行的教育制度有諸多不滿,其中之一,就是使印度人遺失了自己語言中最獨特雋永的寶藏。雖然《吠陀本集》(Veda-samhita)與《奧義書》(Upanishads)等,他讀的是譯文,但他也在孜孜不倦地學習印度的神圣經典。

    甘地在孩提時代,曾經歷過一場嚴重的信仰危機。他好幾次被印度人拜偶像時的種種儀規所震駭,以至于他變成——或者說他想象著自己變成了一個無神論者,為了證明宗教對自己毫無益處,他甚至和幾個朋友去食肉,印度教認為吃肉是對神可怕的褻瀆和不敬。為此,他因嘔吐和壞疽幾乎喪了性命。 甘地八歲訂婚,十三歲結婚。 十九歲時,他又被送到英國倫敦大學的法學院完成他的學業。在他離開印度之前,他的母親為他訂立了三條耆那教的戒律:戒酒、戒葷和戒色。

    甘地于1888年9月抵達倫敦,在經歷了最初幾個月的漂游不定和光怪陸離的生活之后,他自己也說他浪費了大量的時間和金錢,試著成為一個英國人,他開始專心致志,努力做事,嚴格地規律化自己的整個生活。一些朋友送給他影印本的《圣經》,但是領悟它的時日還未到來。也就是在羈留倫敦期間,他第一次領略到了《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的美。他被深深地感染了。這是漂泊在外的印度旅人一直在追尋的精神的亮光,于是,他重新拾起了信仰。他意識到自己只有在印度教中才能得到真正的救贖。

    1891年,甘地回到了印度,這是一次相當悲傷的歸家之旅,因為他的母親剛剛離世,母親的死訊一直隱瞞到他回來。沒有多久,他在孟買的最高法院當上了律師。幾年以后,由于看到其中的種種不義與墮落,他放棄了這里大好的律師生涯。但即使在他的執業過程中,他也常常明確地說,如果他自己認定了所辯護的案子是不公正的,他會保留放棄為這個案子辯護的權利。

    在與各色人等打交道的職業生涯中,他也隱隱預感到了自己未來的使命。彼時,有兩位人物對他影響至深:一位是當時“孟買的無冕之王”帕西人達達巴伊先生(Parsi Dadabhai);另一位則是戈卡爾教授(Gokhale)。戈卡爾教授是印度著名的政治人物,是提倡改革教育制度的第一人;而達達巴伊先生,據甘地說,是印度國民大會黨真正的創始人。這兩人都身具最高層次的智慧與學識,同時又是絕頂的質樸與和藹。

    正是達達巴伊先生,他盡力磨煉甘地年輕的銳氣,在1892年教導他“亞希米薩”的第一真義:英雄式的,加上非暴力的忍耐——假使這兩個詞能夠結合在一起的話——要想在政治生活中打敗邪惡,不是以暴制暴,而是用愛來降服。后面,我們將會討論這個神奇的詞匯“亞希米薩”,這應該也是印度帶給全世界至高無上的福音了。

    甘地的活動可以分兩個時期。第一個時期從1893年到1914年在南非,第二個時期從1914年到1922年在印度。

    甘地在南非引領了二十多年的群眾運動,歐洲世界并沒有給予任何特別的關注與評論,這也足以證明了我們的政壇領袖、歷史學家、思想家與信仰家們的目光短淺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因為甘地所譜寫的靈魂史詩,在我們這個時代無與倫比,它不單蘊含了恒久而極致的犧牲精神,而且勝利的凱歌最終必將為它而奏響。

    在1890年至1891年之間,有十五萬印度移民僑居在南非,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把家安在了納塔爾城(Natal)。白種人仇恨他們的到來,政府也鼓吹排外主義,頒布了一系列壓迫性的措施,限制亞洲移民遷入的同時,又絕不允許已經定居在南非的移民離開。印籍移民飽受迫害,稅賦奇高,生活也難以為繼,他們忍受著最歧視人的警察條令與層出不窮的掠奪,他們的商店和產業不僅受到侵害和損毀,他們的身體也常常經受私刑的拷問,凡此種種,卻都披著“白種人”文明的外衣。

    1893年,甘地受委托,到比勒陀利亞(Pretoria)去處理一件要案。他尚不熟稔南非的情況,但他到達伊始的經歷讓他大跌眼鏡。他在印度也算是不低的種姓,在英國和歐洲還受到了最高的禮遇,他也一直把白種人當成自己想當然的朋友??墒窃谀戏?,卻突然遭受最為粗暴的冒犯與侮辱。在納塔爾,他被人從旅館和火車里拖拽出來,辱罵、擊打與踢踹。要不是有一年法律約定的困縛,他恨不得馬上就返回到印度去。他每一個月都得練習自我控制之術,他無時無刻不在希望自己的合同快點到期,這樣就可以啟程回國了。

    但就在要離開的最后關頭,他得知南非政府正在醞釀一份議案,以褫奪印度移民的選舉權。在南非的印度移民絕望而無助,無法自我保護,完全陷入了組織渙散、士氣低落的境地。他們缺乏領袖,也無人指引。甘地覺得自己必須責無旁貸地為他們辯護,離開他們是錯誤的、是懦弱的。失去權利的印度僑民的事業,就這樣成為他自己的事業,他將自己委身于此,長留南非。

    一場史詩般波瀾壯闊的斗爭,就這樣拉開了帷幕,一方具有精神力量,而另一方政府的強權卻要粗暴地凌駕于他們之上。作為一名律師,甘地的首要任務就是從法律的角度證明“驅亞法案”是非法的,盡管對手強大,并充滿惡意,最終卻是他贏得了訴訟。

    他請人聯名簽署了大量與此相關的請愿書,在納塔爾成立了印度人聯合大會,并組織一個有關印度教育的社團。隨后他還創辦了一份報紙《印度輿論》(India Opinion),用英語和三種不同的印度語言發行。事情發展到了最后,為了更有效地服務于他在南非的同胞,他決定居留下來,成為他們當中的一員。

    他本來在約翰內斯堡(Johannesburg)開設了一家利潤可觀的事務所(戈卡爾教授說過,甘地那時的年收入有五六千英鎊)。他與圣弗朗西斯一樣,舍棄了資財,與貧困為伴。他摒絕了一切牽絆,過著與印度移民一樣窘迫的生活,共同品嘗他們的患難。他教導印度人實行不抵抗主義,讓他們覺得光榮,更有尊嚴。1904年,他在德班(Durban)附近的鳳凰城(Phoenix)定居點,依循托爾斯泰的方法,建立了一個農莊。 他召集自己的同胞,給他們土地,讓他們莊嚴地立下安貧的誓言。他自己也承擔著最卑微的體力勞作。

    年復一年,這個農莊靜默地抗衡著政府。它從城市里吸引了很多人歸向它,國家的工業慢慢癱瘓,它也像一次宗教意義上的罷工,讓暴力——讓所有的暴力,都歸為烏有,就像羅馬帝國的暴政要摧毀初期的基督徒信仰時一樣的無能為力。然而第一代基督徒很少會秉持愛和恕道去幫助危難中的逼迫者,而甘地卻更加精進,以其善道而行之。一旦南非國家政府遇到了嚴重的困難,甘地就會取消印度移民不參與公共事務的禁令,以提供援助。1899年布爾戰爭期間,他組織了一個印度紅十字醫療隊,在戰火中表現頗為英勇,兩次受到了提名嘉獎。1904年,約翰內斯堡瘟疫橫行,甘地又組建了一個臨時醫院。1906年,納塔爾的祖魯人(Zulus)爆發了起義,甘地又組織起擔架隊,并親自在隊伍的最前頭來服役,納塔爾政府以官方的名義向他致謝。

    但是,這些純潔無私的幫助并沒有消除白種人的傲慢與仇恨。甘地經常被捕、被囚禁, 官方剛剛表彰他在戰時的貢獻和服務,他隨后就被判處入監獄,做了苦役,他被暴徒鞭打,以至于別人以為他死了才離開。 但是沒有任何凌辱和迫害,能讓甘地放棄心中的理想主義精神。與此相反,他的信仰,因著這些試煉而愈加堅定。他對在南非所受的暴力給出的唯一回應,便是那本著名的小冊子《印度自治》,此一冊子于1909年發表。這本關于印度自治的小冊子不啻為宣揚英雄主義大愛的福音書。

    這場斗爭持續了二十年,1907年到1914年是最為艱苦卓絕的階段。1906年,南非政府不顧那些最睿智、最開明的英國人的反對,輕率地通過一項新的排亞法案。這直接促使甘地組織一場更大規模的不抵抗運動。

    1906年9月,約翰內斯堡爆發了一場聲勢浩大的示威游行。集結起來的印度人都莊嚴地立下誓言,將不抵抗運動進行到底,當地的中國移民也加入到了印度人的隊伍當中,所有的亞籍移民,不分種族、信仰、種姓和貧富,都以同樣的熱忱和克制精神,投身到這場運動當中。數以千計的人身陷囹圄,由于監獄的牢房不足以容下這么多人,以至于很多人不得已被囚入了礦坑當中。好像監牢對他們有著魔幻般的吸引力,他們的壓迫者史莫茨將軍(Smuts)也稱他們為“一批有良知的反對者”。甘地三次被捕,在這期間也有人像勇士一樣地壯烈犧牲。 不抵抗運動,就這樣蓬勃發展起來,1913年,席卷了德蘭士瓦(Transvaal)和納塔爾全地。大規模的罷工潮和群眾集會屢屢爆發,成千上萬的印度人在德蘭士瓦展開了全境游行,亞非兩洲的公共輿論深受鼓動和感染。全印度的人民群情激奮,時任印度總督的哈定伯爵(Lord Hardinge)迫于輿論壓力,最終向南非政府提出了正式抗議。

    甘地那堅韌不屈的“偉大的靈魂”散發出奇跡般的魅力,也贏得了最終的勝利:暴力不得不向英雄式的美德屈服。 那位最仇視印度人的史莫茨將軍曾在1909年說過永不取消歧視印度人的法令,然而在五年之后的1914年,他不得不收回,承認要廢除它。大英帝國的一個委員會支持了甘地的所有主張。1914年,南非政府頒布法令,取消了每人三英鎊的人頭稅,同時又批準納塔爾向所有愿意來定居的印度人開放,并且賦予工作的自由。歷經二十年的犧牲、忍耐,不抵抗運動終獲勝利。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中文字幕乱妇无码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