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eussw"><noscript id="eussw"></noscript></blockquote>
  • <button id="eussw"></button>
    <u id="eussw"></u>
  •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福樓拜文學書簡 (法)居斯塔夫·福樓拜 著 丁世中 譯
    重新认识福楼拜——开启西方现代小说大门的巨匠
    ISBN: 9787549554911

    出版時間:2020-10-01

    定  價:58.00

    責  編:张玉琴、韩亚平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外国随笔

    讀者對象: 文学爱好者

    上架建議: 法国文学
    裝幀: 精装

    開本: 32

    字數: 190 (千字)

    頁數: 364
    紙質書購買: 京東 天貓 當當
    圖書簡介

    本書收錄福樓拜于1847—1880年間寫給情人、朋友、前輩作家及愛徒的信,分為情與性、個性化與非個性化、藝術至上、內心使命四輯,內容涉及文學創作、愛情、友誼、旅行、藝術理念、時代思潮、宗教信仰等諸多方面。用普魯斯特的話來說,福樓拜書簡不但反映了作者的文藝觀念,而且處處洋溢著友情、親情,是研究福樓拜的重要參考。

    福樓拜主張小說家不應在作品中自我表露,就像上帝在自然界中不露面一樣。因此,他的書信成為揭示隱藏在作品人物背后的作者福樓拜的鑰匙,對讀者理解福樓拜的時代和作品,是一種不可或缺的補充。

    作者簡介

    作者介紹

    居斯塔夫?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 1821—1880),19世紀中期法國偉大的批判現實主義小說家,對19世紀末至20世紀文學,尤其是現代主義文學的發展有著極其深遠的影響,被譽為“自然主義文學的鼻祖”“西方現代小說的奠基者”等;代表作有《包法利夫人》《情感教育》《薩朗波》等。

    譯者介紹

    丁世中,1937年出生于江蘇揚州,1957年畢業于北京大學西語系。畢業后在外事部門工作,長期從事法語口筆譯工作。譯著有斯太爾夫人《德國的文學和藝術》《伏爾泰論文藝》,以及巴爾扎克、雨果、薩特、加繆的一些作品。

    主編沈志明,法籍華人學者、職業翻譯家。1938年生,江蘇蘇州人。畢業于上海外國語學院,曾在上海外國語學院和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法語系任教。1983年在巴黎獲法國文學博士,1992年獲法國大學任教資格。曾在巴黎第七大學、第八大學任教,后從事中法文化交流工作。譯著在小說方面有《茫茫黑夜漫游》(獲全國優秀外國文學圖書二等獎)、《三十歲的女人》、《尋找失去的時間》(精華本)、《痛心疾首》、《我最秘密的忠告》、《死亡的時代》等;戲劇有《死無葬身之地》《阿爾托納的隱居者》《白吃飯的嘴巴》等;傳記有薩特《文字生涯》;文論有《駁圣伯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編選有《阿拉貢研究》《普魯斯特精選集》;主編有《法國名家論文藝譯叢》。

    圖書目錄

    "目 錄

    傳統與創新:《先驅譯叢》叢書總序 /沈志明

    代譯序:包法利夫人就是我 /沈志明

    輯一 情與性

    致魯伊絲·高萊./1847年3月7日

    致魯伊絲·高萊./1847年11月7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2年12月27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3年3月31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3年5月21日

    致維克多·雨果./1853年7月15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3年9月16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3年10月12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4年1月29日

    致勒魯瓦葉·德·尚特皮小姐./1857年3月18日

    致勒魯瓦葉·德·尚特皮小姐./1857年5月18日

    致喬治·桑./1863年1月31日

    致喬治·桑./1867年1月12日

    致馬克西姆·杜剛./1877年2月24日

    致萊奧妮·薄蕾娜./1878年10月

    致瑪蒂爾德公主./1878年10月30日

    致愛德瑪·德·熱奈特./1878年12月20日

    致萊奧妮·薄蕾娜./1878年12月30日

    致萊奧妮·薄蕾娜./1879年12月10日

    致甥女卡羅琳./1879年12月31日

    致瑪格麗特·夏邦蒂埃./1880年1月13日

    輯二 個性化與非個性化

    致路易·布耶./1850年11月14日

    致馬克西姆·杜剛./1851年10月21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2年1月16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2年2月8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2年4月24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2年7月26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2年12月16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3年8月26日

    致儒勒·杜勃朗./約1857年5月20日

    致伊萬·屠格涅夫./1863年3月16日

    致卡米葉·勒莫尼埃./1878年6月3日

    輯三 藝術至上

    致魯伊絲·高萊./1852年1月31日

    致馬克西姆·杜剛./1852年6月26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2年7月5至6日

    致魯伊絲·高萊./1852年11月22日

    致夏爾·波德萊爾./1857年7月13日

    致儒勒·德·龔古爾./1861年9月27日

    致愛德瑪·德·熱奈特./1862年7月

    致圣伯夫./1862年12月23至24日

    致龔古爾兄弟./1863年5月6日

    致龔古爾兄弟./1865年1月16日

    致希波里特·泰納./1866年12月1日

    致儒勒·米什萊./1868年2月19日

    致喬治·桑./1876年4月3日

    致居伊·德·莫泊桑./1876年11月23至30日

    致居伊·德·莫泊桑./1878年8月15日

    致愛德瑪·德·熱奈特./1879年4月7日

    致愛德瑪·德·熱奈特./1879年6月13日

    致愛德瑪·德·熱奈特./1879年10月8日

    致居伊·德·莫泊桑./1880年2月1日

    致伊萬·屠格涅夫./1880年4月7日

    致居伊·德·莫泊桑./1880年4月25日

    致居伊·德·莫泊桑./1880年5月4日

    輯四 內心的使命

    致魯伊絲·高萊./1852年9月19日

    致恩斯特·費多./1857年8月6日

    致戴奧菲·戈蒂埃./1859年1月27日

    致恩斯特·費多./1859年10月26日

    致愛德瑪·德·熱奈特./1864年夏

    致希波里特·泰納./1865年12月12日

    致喬治·桑./1866年9月22日

    致喬治·桑./1866年12月5日

    致圣伯夫./1867年6月27日

    致儒勒·杜勃朗./1867年12月15日

    致喬治·桑./1869年1月1日

    致馬克西姆·杜剛./1869年7月23日

    致考爾努夫人./1870年3月30日

    致伊萬·屠格涅夫./1870年4月30日

    致喬治·桑./1870年5月21日

    致萊奧妮·薄蕾娜./1875年7月18日

    致勒魯瓦葉·德·尚特皮小姐./1876年6月17日

    致居伊·德·莫泊桑./1876年12月25日

    致艾米爾·左拉./1877年10月5日

    致瑪蒂爾德公主./1877年11月21日

    致伊萬·屠格涅夫./1877年12月

    致愛德瑪·德·熱奈特./1878年5月27日

    致伊萬·屠格涅夫./1878年7月10日

    致于斯曼./1879年二三月

    致艾米爾·左拉./1879年12月3日

    致甥女卡羅琳./1880年4月28日

    譯后記

    福樓拜與現實主義運動 /沈志明

    福樓拜生平與創作年表"

    序言/前言/后記

    "代譯序

    包法利夫人就是我

    沈志明

    福樓拜書簡浩如煙海,可以說是一座寶庫,來往書簡有成百上千萬字。福樓拜的親筆書信就占“七星文庫”四卷,從 1830年至 1880年,時間跨度長達半個世紀,又逢法國處于大動蕩、大變革、大發展、大擴張的時代;再從書信的內容來講,無論是政治大事件、社會大變動,還是宗教信仰、道德規范、生活方式、風俗習慣、文學藝術等,均有涉及,其廣度和深度,都是絕無僅有的,具有極大的參考價值,為研究這個歷史時期的政治、思想、經濟、文化、習俗、文學、藝術,提供了豐富的資料。比如,讓—保爾·薩特的鴻篇巨制《家庭的白癡》,幾乎完全取材于福樓拜的書信及著作。相信“存在決定意識”的薩特,用自己的存在哲學思想為福樓拜做了一次徹底的心理解剖和精神分析。再如,法國傳記作家特羅亞所著的《不朽作家福樓拜》,引用福樓拜親筆書信多達 602處,有時一處包括幾個小段。這些引用占全書引語 95%以上,占全書篇幅的 1/3以上??梢哉f,這部書是他以書信為依據,結合對福樓拜作品的詮釋和分析寫成的。

    本書中的文學書信,只選與福樓拜文學創作密切相關的部分,主要目的是揭示深深隱藏在作品人物背后的作者福樓拜,期望更好地了解在其作品中的另一個福樓拜。我們知道,只比福樓拜年長一百多歲的曹雪芹,除了給后世留下一部殘缺不全的《紅樓夢》,文章、書信、手稿及其他手跡什么也沒留下,給研究《紅樓夢》及其作者的學者專家帶來許多困難。舉這個例子,是想說《紅樓夢》的作者也是隱身在小說人物背后的,也是不站出來臧否人物作為的。相比之下,《包法利夫人》《情感教育》《薩朗波》的作者福樓拜卻不僅為后人留下全部著作和手稿,而且留下幾乎完整無缺的原始書信,還不算其他手跡,這為法國文學研究者提供了極大的方便。

    小說家福樓拜和書簡作者福樓拜表面上判若兩人,實質上則是一個福樓拜的兩面,一個作家的雙重性格。他的文學藝術原則是:“按我的藝術理想,我認為,作家不該表露自己的信念;藝術家在自己的作品里,就像上帝在自然界一樣不露面?!保?875年 12月 20日函)所以,他寫小說一概用第三人稱,作者絕對不露聲色,對人物不偏不倚,不置臧否,把平平常常的事情描述得貼切而扼要,可謂言簡意賅,透著鉆石般晶瑩的風格。然而,他寫書信則隨情任意,直抒胸懷,從不掩飾,暢所欲言,喜怒哀樂溢于言表;其行文暢曉,運筆如飛,或顧盼自雄,或垂頭喪氣,或自我陶醉,或自我解愁,好像故意自我暴露,自我解剖。福樓拜一生享有“獨立不羈”的美名,承認自己是個怪物,集各種矛盾于一身。本文試圖通過福樓拜書信,揭示他生命中幾個方面所表現出來的雙重性格。

    所謂福樓拜的雙重性格,一言以蔽之,“包法利夫人就是我”,此語最具有概括性和典型性。

    我們知道,《包法利夫人》是一本“人情禮俗的書”。福樓拜用了四年半的時間才寫成,勞累不堪,精疲力竭,幾乎快“神經錯亂”了,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深切感到這個小女人所感到的慘痛,我都害怕自己不要也神經錯亂?!保?852年 12月 22日函)就像“男人干好事,亢奮之后的疲軟……男人女人合為一體,我既是情人又是情婦”(同上)??墒亲髡咂约弘y為自己,“不徒巧其辭,不容發議論,作者的個性則缺席”(1852年 1月 30日函)。所以要求自己不沾絲毫的抒情筆調,“要讓讀者讀到一種他想象不到的語言”(1858年 10月中旬函),要讓包法利夫人處在自己的處境,“對困境和丑惡有窮形盡相的描寫”(1852年 1月 30日函),就是讓女主人公跟自己一樣,處在資產階級中而嫌惡資產階級,讓讀者感受到她代表著作者骨髓里脫離不開的那種資產階級習氣。在這樣的指導思想下寫出的作品是真實的,但作者偏偏信誓旦旦地說“一切都是杜撰的”,后來掩飾不過去了,便改說,“請相信,虛構也有真實……我可憐的包法利夫人,無疑就在此刻,就在法國二十個村莊里,同時在受苦在哭泣”(1853年 8月 14日函)。所以,小女子愛瑪有著與作者一樣的神經質,一樣的狂熱、幻想、苦惱、任性、多變等。愛瑪,也跟他一樣渴望美妙的愛情、美好的生活,深隱在庸俗生活中向往著理想的靈魂,為面臨不可回避的平庸現實而痛苦不堪。毋庸置疑,“包法利夫人就是我”,當然應出自福樓拜本人,而且為世人公認了。

    然而,筆者查考了不知多少年,翻遍已出版的福樓拜書簡,閱覽研究福樓拜的論著和傳記,都沒有找到這句話的出處。所幸,前幾年偶然發現伽利瑪出版社推出的《文學新發現叢書》中的《福樓拜——筆桿子》(2002),便買下來,讀到第三章的一個詮釋,一位批評家說:“應當相信福樓拜向女記者阿梅莉·鮑斯蓋說的私房話:‘包法利夫人,就是我,就是模仿我的!’”真是喜出望外,總算找到個出處。

    其實,“包法利夫人就是我”是不是福樓拜的原話,并非十分重要,重要的是這句話高度概括了作者與作品之間的關系,具體地說就是福樓拜的作品與書信的關系。當《包法利夫人》還在剛出版不久后的一片謾罵聲中時,獨具只眼的波德萊爾出語驚人:“一個外省的小姘婦冷不防引發了一個小小的奇跡?!焙髞矸▏u論家于勒·德·戈爾蒂埃(1858—1942)根據這句話,提出了著名的包法利主義,將這種行為提升到理論高度,上升為一種普遍的真理。他認為,世人傾向于用想象的生活使自己的生活雙重化,傾向于中止自己現實的人生而成為自己所設想的人、所期望的人。人永遠需要設想自己是另一個人,不斷向自己說謊。"

    名家推薦

    福樓拜書簡不但反映了作者的文藝觀念,而且處處洋溢著友情、親情,是研究福樓拜的重要參考。

    ——普魯斯特

    殫精竭慮創作少而精的文學作品的那個福樓拜,也正是傳奇的、歷史的福樓拜。而《通信集》里呈現出的福樓拜比之他構思和完成的重要作品還更加重要:福樓拜筆下的人物沒有一個像福樓拜本人那樣現實。

    ——博爾赫斯

    編輯推薦

    作為寫出了《包法利夫人》的經典作家,福樓拜與現當代文學的關系極為緊密,也是值得重新閱讀和認知的重要人物。而他留下的幾乎完整無缺的原始書信,既是解讀福樓拜本人的一手資料,也為研究這一時期的思想、文化、習俗和文學藝術提供了寶貴資料。

    本書收入的八十封書信以文學為主題,可看作一部福樓拜的文學自傳,時間跨度長達三十余年,真實再現福樓拜的文學生涯和復雜個性,以及他對文學創作的超前于時代的態度和理念。

    作為全新版本的《福樓拜文學書簡》,本書按主題精編,目錄附有書信日期可供檢索,收入叢書主編沈志明論述福樓拜的三篇深度好文,并附有福樓拜生平及創作年表。

    精彩預覽

    代譯序

    包法利夫人就是我

    沈志明

    福樓拜書簡浩如煙海,可以說是一座寶庫,來往書簡有成百上千萬字。福樓拜的親筆書信就占“七星文庫”四卷,從 1830年至 1880年,時間跨度長達半個世紀,又逢法國處于大動蕩、大變革、大發展、大擴張的時代;再從書信的內容來講,無論是政治大事件、社會大變動,還是宗教信仰、道德規范、生活方式、風俗習慣、文學藝術等,均有涉及,其廣度和深度,都是絕無僅有的,具有極大的參考價值,為研究這個歷史時期的政治、思想、經濟、文化、習俗、文學、藝術,提供了豐富的資料。比如,讓—保爾?薩特的鴻篇巨制《家庭的白癡》,幾乎完全取材于福樓拜的書信及著作。相信“存在決定意識”的薩特,用自己的存在哲學思想為福樓拜做了一次徹底的心理解剖和精神分析。再如,法國傳記作家特羅亞所著的《不朽作家福樓拜》,引用福樓拜親筆書信多達 602處,有時一處包括幾個小段。這些引用占全書引語 95%以上,占全書篇幅的 1/3以上??梢哉f,這部書是他以書信為依據,結合對福樓拜作品的詮釋和分析寫成的。

    本書中的文學書信,只選與福樓拜文學創作密切相關的部分,主要目的是揭示深深隱藏在作品人物背后的作者福樓拜,期望更好地了解在其作品中的另一個福樓拜。我們知道,只比福樓拜年長一百多歲的曹雪芹,除了給后世留下一部殘缺不全的《紅樓夢》,文章、書信、手稿及其他手跡什么也沒留下,給研究《紅樓夢》及其作者的學者專家帶來許多困難。舉這個例子,是想說《紅樓夢》的作者也是隱身在小說人物背后的,也是不站出來臧否人物作為的。相比之下,《包法利夫人》《情感教育》《薩朗波》的作者福樓拜卻不僅為后人留下全部著作和手稿,而且留下幾乎完整無缺的原始書信,還不算其他手跡,這為法國文學研究者提供了極大的方便。

    小說家福樓拜和書簡作者福樓拜表面上判若兩人,實質上則是一個福樓拜的兩面,一個作家的雙重性格。他的文學藝術原則是:“按我的藝術理想,我認為,作家不該表露自己的信念;藝術家在自己的作品里,就像上帝在自然界一樣不露面?!保?875年 12月 20日函)所以,他寫小說一概用第三人稱,作者絕對不露聲色,對人物不偏不倚,不置臧否,把平平常常的事情描述得貼切而扼要,可謂言簡意賅,透著鉆石般晶瑩的風格。然而,他寫書信則隨情任意,直抒胸懷,從不掩飾,暢所欲言,喜怒哀樂溢于言表;其行文暢曉,運筆如飛,或顧盼自雄,或垂頭喪氣,或自我陶醉,或自我解愁,好像故意自我暴露,自我解剖。福樓拜一生享有“獨立不羈”的美名,承認自己是個怪物,集各種矛盾于一身。本文試圖通過福樓拜書信,揭示他生命中幾個方面所表現出來的雙重性格。

    所謂福樓拜的雙重性格,一言以蔽之,“包法利夫人就是我”,此語最具有概括性和典型性。

    我們知道,《包法利夫人》是一本“人情禮俗的書”。福樓拜用了四年半的時間才寫成,勞累不堪,精疲力竭,幾乎快“神經錯亂”了,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深切感到這個小女人所感到的慘痛,我都害怕自己不要也神經錯亂?!保?852年 12月 22日函)就像“男人干好事,亢奮之后的疲軟……男人女人合為一體,我既是情人又是情婦”(同上)??墒亲髡咂约弘y為自己,“不徒巧其辭,不容發議論,作者的個性則缺席”(1852年 1月 30日函)。所以要求自己不沾絲毫的抒情筆調,“要讓讀者讀到一種他想象不到的語言”(1858年 10月中旬函),要讓包法利夫人處在自己的處境,“對困境和丑惡有窮形盡相的描寫”(1852年 1月 30日函),就是讓女主人公跟自己一樣,處在資產階級中而嫌惡資產階級,讓讀者感受到她代表著作者骨髓里脫離不開的那種資產階級習氣。在這樣的指導思想下寫出的作品是真實的,但作者偏偏信誓旦旦地說“一切都是杜撰的”,后來掩飾不過去了,便改說,“請相信,虛構也有真實……我可憐的包法利夫人,無疑就在此刻,就在法國二十個村莊里,同時在受苦在哭泣”(1853年 8月 14日函)。所以,小女子愛瑪有著與作者一樣的神經質,一樣的狂熱、幻想、苦惱、任性、多變等。愛瑪,也跟他一樣渴望美妙的愛情、美好的生活,深隱在庸俗生活中向往著理想的靈魂,為面臨不可回避的平庸現實而痛苦不堪。毋庸置疑,“包法利夫人就是我”,當然應出自福樓拜本人,而且為世人公認了。

    然而,筆者查考了不知多少年,翻遍已出版的福樓拜書簡,閱覽研究福樓拜的論著和傳記,都沒有找到這句話的出處。所幸,前幾年偶然發現伽利瑪出版社推出的《文學新發現叢書》中的《福樓拜——筆桿子》(2002),便買下來,讀到第三章的一個詮釋,一位批評家說:“應當相信福樓拜向女記者阿梅莉?鮑斯蓋說的私房話:‘包法利夫人,就是我,就是模仿我的!’”真是喜出望外,總算找到個出處。

    其實,“包法利夫人就是我”是不是福樓拜的原話,并非十分重要,重要的是這句話高度概括了作者與作品之間的關系,具體地說就是福樓拜的作品與書信的關系。當《包法利夫人》還在剛出版不久后的一片謾罵聲中時,獨具只眼的波德萊爾出語驚人:“一個外省的小姘婦冷不防引發了一個小小的奇跡?!焙髞矸▏u論家于勒?德?戈爾蒂埃(1858—1942)根據這句話,提出了著名的包法利主義,將這種行為提升到理論高度,上升為一種普遍的真理。他認為,世人傾向于用想象的生活使自己的生活雙重化,傾向于中止自己現實的人生而成為自己所設想的人、所期望的人。人永遠需要設想自己是另一個人,不斷向自己說謊。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中文字幕乱妇无码Av在线